首页>各地学会>各地作者作品
“电子保姆”害了谁
作者:天津市任广玉发布时间:2015-02-26 10:10

  朋友发来一组照片:几个大人们围坐在桌前觥筹交错,把酒言欢,桌旁沙发上几个孩子挤在一起,每人一部手机目不斜视,专注游戏。朋友以调侃的语气写道:孩子的电子保姆。

  时下,这个电子保姆并非孩子的专利,也成了成年人的掌中法宝:地铁里,公交车上,理发店、餐厅等候期间……越来越多低头一族,留给世界的是无声的背影。更可怕的是它几乎成了家庭的第三者。有一幕大家应该都不陌生:熄灯后的卧房,背靠背而卧的夫妻,你斗你的地主,我刷我的朋友圈,斗气无需动嘴,下床拔了路由器,一切尽在不言中。

  网络充斥我们的生活,无处不在,更多的人意识到,我们已经深陷在“网”里不能自拔:早晨打着哈欠先刷屏,晚上不关机不舍得合眼;到了一个新的环境,首先关心的是否有无线信号;遇到难题不用想,百度一下自然通;即便大过年的,家人团圆、亲友聚会,也总有一批人低头紧握手机、紧盯屏幕,整晚滑动手指抢红包……正如一则《百年间我们很相似》的微博所言:百年前我们躺着吸鸦片,百年后我们躺着玩手机,时光转换,而这姿态竟有着惊人的相似!我们对手机的依赖就如同那些瘾君子对鸦片的依赖,并衍生了淡漠人情、沉迷网络、丧失注意力、增加疲劳感等负面问题,因此有人戏称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在你身边,而你在玩手机。

  医学上有个专有名词叫“戒断症状”,是指停用药物或减少使用剂量后出现的特殊心理生理症候群。表现为:兴奋、失眠、流泪、流涕、出汗、震颤、呕吐、腹泻,甚至虚脱、意识丧失等等。近年来,研究证明某些行为也会产生戒断症状,如一些少年接受戒除网瘾治疗,吸烟者强制戒烟之后也都会焦躁不安、痛苦莫名。难以想象我们离开手机究竟会怎样?正如有人说,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我来了,手机忘带了,更痛苦的是手机带了,可充电器没带,最最痛苦的是手机和充电器都带了,要命的是没有网……

  网络是工具,不该成为束缚精神和行动的枷锁,雨果在《巴黎圣母院》里曾借书中人物之口说道:“书籍扼杀建筑,一个扼杀另一个。”那么,网络和手机扼杀的又是什么?不仅仅是书籍吧?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