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地学会>各地作者作品
贬损英雄者为何阴魂不散
作者:上海茅家梁发布时间:2015-07-30 10:32

    城头火起,矢石如雨。进攻一方的敢死队搭起云梯,飞身上前。第一位登上城墙的勇士,尽管被劈头盖脸的石头砸得鲜血迸流,却仍然抖擞精神,吼声震天,虎须倒竖。见此情景,城下不远处有两位就议论开了,一个说:“那个壮士真是英雄。”另一个却讲:“健即大健,要是不解思量。”这是《隋唐嘉话》中唐太宗征辽时某战场的速写,而说风凉话的那位正是中书舍人许敬宗。

    这许敬宗何样人也?据载,当年许敬宗的父亲许善心与书法家虞世南的哥哥虞世基同为宇文化及所害,时人曾评说“世基被诛,世南匍匐而请代;善心之死,敬宗舞蹈以求生”。偏偏是这么个小人,位居中书舍人这一清要之职。所谓“文士之极任,朝廷之盛选”,因为是皇帝的御用笔杆,所以很容易获得赏识。而他们一旦把类似风凉话吹到“圣上”的耳朵里,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鲁迅先生在他的《关于知识阶级》一文中把“健即大健,要是不解思量”解释得十分妥帖——“兵好是好,可是无思想”。世界上怕就怕“××好是好,可是……”这样具体的否定,什么样的英雄,一旦被贴上“无思想”的标签,就难以成为民族的榜样。跟许敬宗一样“有思想”的,大抵都以为“英雄驾驭群氓”,被支配被使唤的决不是英雄,只是头脑简单有勇无谋的可怜虫。

    许敬宗自是狭隘,但大家想不到的是,现在一些人比他走得更远,贬损起英雄来无所不用其极。据报道,在某军事院校,有学员对老师说:“您难道不看微博吗?您刚才讲的邱少云事迹,违背生理学常识,根本不可能!”更有甚者,前两年,某网名“作业本”的家伙,在微博上戏谑“由于邱少云趴在火堆里一动不动,最终食客们拒绝为半面熟买单,他们纷纷表示还是赖宁的烤肉较好。” 侮辱崇高、孱弱卑鄙、幸灾乐祸的嘴脸,着实丑恶无比。希求安逸、贪生怕死之人,的确不具备当英雄的素质。危难时节,你可以胆怯退缩,也允许你只放放“马后炮”,然而忘恩负义、信口雌黄,未免其心可诛。

    回顾千余年前的征辽战场,那位奋勇当先的英雄后来得到了什么奖赏?有没有封妻荫子?我们不得而知。不过,许敬宗这样讲风凉话的批评家倒是大行其道。大破辽兵之后,许敬宗“立于马前受旨草诏书,词彩甚丽,深见嗟赏”。小人风光,着实令人唏嘘。

    英雄创造历史,小人篡改历史。但人间自有公道,因为世人终究需要壮士、需要英雄。泰山崩于前,洪涛泛于侧,“词彩甚丽”不顶用,搬不开片石,搞不掂涛涌。反之,即便是草莽英雄,路见不平,除暴安良,又何尝是“无思想”的愣头青!假如让那些有“思想”的懦夫和耍“词彩”的小人继续如鱼得水,那么人们便只会呼唤英雄,而不想自己去当英雄了。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