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文创作>会员代表作品>李庚辰
影射何罪?
作者:李庚辰发布时间:2014-09-23 16:10

  

  

  李庚辰个人简介

   

   李庚辰,汉族,河南南阳社旗人,1941年生,幼读私塾,继入新学,1957年开始在报刊发表作品,1958年参加政府工作,1962年应征入伍,先后在部队和机关任职,其间因训练玩命、比武优胜、工作突出多次立功受奖。1967年起专事新闻和评论工作。供职解放军报社。人称“有‘钢金铁骨’,无‘好马快刀’”,自谓“不怀鬼胎,秉公仗义”。好读书不求甚解,喜朋友不善交际。无烟酒之嗜,绝非分之想。办报之余,但以涂鸦杂文,扶正祛邪,使贪官污吏不无戒惧,“不是东西者”小不舒服,草根民众吐口闷气,忠耿好人拍手称快为乐。然眼高手低,力不从心,鼓捣杂文几十年,回头一看,竟是贪官更多,坏人照坏,世风如此,徒叹奈何!现已告老退休,拿正军级俸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文化促进会常务理事,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委会主任。名列《中华文学通史》、《二十世纪中国杂文史》等。

 

 

   杂文容易惹祸,重要原因之一,是往往被人视为“影射”。

  按照词典的解释,影射为借甲指乙,或暗指。面能把“影”“射”出来的又唯有镜子,即古人称作“鉴”者而已。所以“影射”也者其实也就是照镜子,只不过不敢对着大人先生迎面相照,却假托隐喻转弯抹角了一番,可以说,它只不过是不民主氛围里人们民主要求的曲折反映,是连“不点名的点名”批评都不及的隔靴搔痒的讽谏罢了!古语云:以史为鉴则见兴替,以人为鉴则知得失。照镜子的结果,使尊容上的灰呀垢呀疮疤呀脓包呀一一暴露无遗,于是该洗的洗,该擦的擦,该涂药的涂药,该手术的手术,如此这般,“光辉形象”才能一尘不染。就这个意义上说,“影射”一下完全是件好事,起码不算什么坏事,又与“罪”何涉?

  然而,人这种高级动物是很怪的,分明是件好事,却把它视做大逆不道;明明在帮他洗脸,却认为是在往脸上抹灰,本来可以使他妩媚动人,却认为要把他弄成丑八怪。当面批评,觉得下不了台,人家讲点“方式方法”,又说是“含沙射影”,甚至说成是“恶毒攻击”。尤其可笑的是,竟然神经过敏得昏了头,连向他拍马屁的也以为是有意“影射”。明代有某官林元亮上书吹捧朱元璋“上则垂宪”,没想到老皇帝做过“贼”,“则”乃“贼”的谐音,这就想到是“影射”攻击,顷刻间要了小命。真是“荃不察余之中情兮”,竟成了一大冤假错案。以“影射”为罪的遗风绵延不绝,到了“文革”时,“三家村”诸公所以遭难,许多杂文作者被关进牛棚,也都是因为“影射罪”;到后来竟至闹到领袖像背面也不得刊印不恭字句,吓得办报人每期付印前对着电灯上下对照,以防万一真闹出个“影射”事故,降一个“影射罪”来。这种怪现象,恐怕只有在咱们这个有着浓重封建传统的土壤上才能生长出来。在封建专制者眼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这滨,莫非王臣”,下属臣民,只不过是畜牲似地被“牧”被“驱”的材料,只能“未命而唯唯,未使而诺诺”,哪里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而竟敢对天王老子指指戳戳,岂非图谋不轨?这是一种可怕而又可恶的封建专制遗传病,是一种扼杀民主精神的顽固的毒瘤、癌症!可悲的是,我们有些人不仅觉悟不到它的可恶与可怕,竟然理直气壮而又毫不脸红地依然拿“影射”治人罪,其精神之麻木,观念之陈腐,思想之僵化,作风之霸道,只有放到中世纪的封建蒙昧中,才能使人觉得顺乎情势,它与社会主义的民主观念,与现代人的现代意识,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

  但古人对于“影射”,也有持不同态度者:春秋的士大夫士庆见楚庄王三年不理政事,整天做猜谜游戏,就说道:“隐有大鸟,来止南山之阳,三年不飞不鸣,不审其何故也。”此可谓货真价实的“影射”。然而这位国王听了不仅不怪罪他,还提拔他当了令尹。战国时的吴起,看到魏武侯考虑事情很周到,群臣都比不上,便面露喜色,即语露机锋地说:“楚王谋事而当,群臣莫能逮,朝而有忧色。”无非说,看看人家楚庄王遇到这种情况多高明。听到这样的“影射”之词,魏武侯却连连道谢。他们对“影射”就不大在乎,很有一点,“只要你说的对,我们就改正”的雅量。

  楚庄王与魏武侯都有称霸之志,算是那个时代的英主。为了成就霸业,所以颇能从善如流,虚心纳谏,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我们上述动不动就要治别人“影射罪”的“小国之君”或芝麻绿豆官儿,其所以连这些古人都不如,大概是脑子里早把党的事业忘到了九霄云外,连党员的ABC都一窍不通。其实,别人的“影射”(如果真“影射”的话)并不能“射”倒他,而他自己治人“影射罪”的霸王作风,却很有可能把自己“射”倒。看看江青一伙的下场就会一目子然。所以说,不要怕“影射”,更不要治“影射罪”(涉及法律的诬蔑陷害不在此例),这应是健全社会主义民主与法治的起码一条。如果有人一定要治别人的“影射罪”的话,那么法律就应该治一治这治人“影射罪”者的罪,这决不是可为可不为之事! (原载《新观察》1987年第一期)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