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文创作>会员代表作品>李培禹
考考你
作者:李培禹发布时间:2014-08-15 12:09

  

  

  李培禹简介:

  李培禹,1968年至1973年在北京二中上初中、高中(恢复高中第一届),19744月服从学校安排去顺义县农村插队,应属73届高中毕业生。1978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1982年毕业分配到《北京日报》工作至今,高级记者。新闻工作30余年,参与了报社历次重大宣传报道任务,多为重大报道统稿执笔人,多次出任前方记者组组长、后方编辑组组长。曾任全国发行量最大的《新闻与写作》杂志主编、北京日报副刊部主任等职。作品五度获中国新闻奖,多次获北京新闻奖及全国报纸副刊作品评选金奖等。现为北京东城作协副主席、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理事。首届全国“孙犁报纸副刊编辑奖”获得者。出版有《走进焦裕禄世界》、《笔底波澜》等。2013年被选派到大学作兼职教授。

  

  

  

  年近半百,几乎远离了考场。2002年为了申报高级职称,又回到了古代汉语的考场。要考就考好,于是我们这些原本在大学就学过古汉语课程的“老学生们”,还是纷纷走进了古汉语辅导班。

  200人的大教室得去占座儿,稍晚了就得靠走道边“加座儿”,学员中白发苍苍者有之,从郊区远道而来者有之,更有不少肩负相当重要职责的大官、小官们,这从课堂上时而响起的手机声就听得出来。无论多急,听课是第一位的,只听接电话者大都是回答“我在上课,下课再说吧。”每次去听课,我都感到一种莫名的悲壮。

  给我们讲课的是北师大的一位知名教授,他的敬业和学识赢得了大家的心,师生们共同努力要闯过这一关。然而,早听说“今年要加大难度”的精神,还是使我们这些笨学生们“尝”到了“难度”:你背了蜡油的蠟、冲锋的衝、出发的發,头发的髮、万岁的歲,甚至笔画极为复杂的“爨”字(真得感谢一位同事教我记住这个字的诀窍:兴字头,林字腰,大字下面火来烧),可偏偏今年试卷让你写出来的是历史的“历”字是从哪两个古字简化而来的,有人写出了“厲”字(不对),有人写出了一个“歷”字,很少有人能写出正确的答案“歷”和“曆”,这一分算是丢了。还有“众踥蹀而日进兮”中的“踥蹀”是什么意思?怎么读?(读qie die,形容小步走的样子)就是想不起来了,得,这两分又丢了。还有,“知徹澄娘”要与哪些声母合并来着?大概是“端透定泥”吧(这一分蒙对了)。两个小时总算过来了,监考老师从手里抽走好几大篇试卷时,我深深地吁了口气。

  回到报社,“古汉语”这劲儿迟迟散不去,总想找个人念叨念叨。细一想,是自己复习到的内容好多都没考,不少知识“窝”在心里也不大好受。于是找了晚报副总编凤翔先生等两三位学识渊博的“老学究”,开玩笑地说:“考考你!”我随意从心里“抽”出几题给他们:“宫商角徵羽”请注音并说出是什么意思?这题容易,果然难不住列位。好,来点难的:请解释“骏發尔私”、“女也不爽”、“之死矢靡它”的含义;请写出5个连词,要求全部为双声叠韵……几位被考的同事先头还真当回事地想了想,不一会儿,就没好气地给了我一句:“你有病吧?”

  我哪儿都没病,只是肚子有点胀,待那些“知识”慢慢又忘了,可能就好了。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