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文创作>会员代表作品>秦泽忠
那厮为何“谦逊”
作者:秦泽忠发布时间:2014-05-16 14:00

                                                   

在辈份上,国人多好充大。街闾巷市,时见此景:两厮互殴,拳脚相向的同时,嘴也不闲着,一个傲慢叫嚣“敢跟老子动手”,另一个狂妄还嘴“老子打的就是你”。“老子”即爸爸。武力取胜尚不解恨,还要在辈份上压对方一头。纵是武力上吃了亏,在辈份上也要找个便宜以自慰,譬如阿Q,打了败仗,心里便想:“总算被儿子打了……”

即便是开玩笑,也喜欢唤他人为“龟儿子”,未见有相反的。敝人亦未脱俗——看到国家审计署公布的汶川地震灾后重建跟踪审计所显示的违规建设豪华办公楼现象屡发,而对关乎孩子们生命安全的校舍工程却偷工减料、招投标违规操作这一结果后,愤然撰写一文《老子捐钱不是供你搞腐败》,上来便以“老子”自居——节衣缩食捐出的钱款和那钱款所承载的良心善意却被腐败的官员给糟蹋了,却又无奈,只好以充当一回腐败官员们的老子来宣泄心中的愤懑了。然过后一想,做腐败官员的老子,其实也并不光彩。

但是,终究并非人人都如我这么俗。在辈份这件事上,近年有人变得谦逊起来了,遇事不再以“老子”自居,而是放下身段,降低辈份,只申明自己是谁谁谁的晚辈,例如“我爸是李刚”,他爸是李刚,他自然就是李刚的儿子了。当然,前提是在那块地盘上人们得知道“李刚”是干什么的;换个地方,人们不知道“李刚”是哪棵葱,就换个说法,把他爸的名字换为他爸的职务,如“我爸是公安局长”。54日的《三秦都市报》上就有这样一条消息:53日,陕西太白小区十字路口,一辆公交车因进站时影响了行驶的本田越野车,越野车司机便野蛮地强行把公交车司机从车上拉下,挥起垒球棒边打边踢边叫喊“我爸是公安局长”。

3天之后的56,类似的一幕在江苏省南京市白宫大酒店门口再次上演:一个乘坐出租车的男子非但不给钱,且还掐住出租车司机的脖子,向其头部猛打,直至把出租车司机打倒在地;接到报警后赶到现场的民警准备将该男子带回派出所时,那厮同样表现得很谦逊,不充“老子”,但也没说自己是谁的儿子,只是申明“我家舅是公安局局长!”(据56《金陵晚报》)他家舅是公安局局长,他自然就是公安局局长的外甥了。事后,其各自所在地的官方分别声明:前者的爸不是公安局长;后者也没有当公安局长的家舅。

与公安局长本无血缘,作恶之后,却称公安局长是他爸、他舅,局长先生似被抹了黑。但请息怒,应反思一下你缘何会受此之“抬举”:那些行凶作恶乃至犯下人命案后叫嚣“我爸是李刚,有本事你们告去”、“我叔叔是金国友,跟老子作对的话非弄死你们不可”、“我的车牌号是豫AZC333,你不报警是狗”……者,哪个冤枉你们了?他爸李刚确实是河北省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副局长,他叔金国友确实是温州市永嘉县公安局副局长,开着豫AZC333牌号车的打人者确实是郑州市政府某处长之女和上街公安分局警官之子等“官二代”……想想这些,大抵就明白与你不沾亲不带故的行凶者为什么如此“抬举”你了。

存在决定意识,或许正是你的儿子、侄子、外甥等晚辈耳濡目染地见惯了身为局长的你凭借权势没有摆不平的事、捞不出的人,于是才有恃无恐,仗势欺人;行恶之后,只要抬出你这有权有势的长辈,休言公众是否心存畏惧,就连执法者也不能不有所顾忌而暗箱操作网开一面。如是“潜规则”接二连三,不断地刺激着社会和公众,类似上述消息中的行凶者不傻不蔫,情急之下诳言是你儿子、是你侄子、你外甥,不过妄图借此自保,逃脱法律的制裁。不然,他怎不抬出亲爹“我爸是农民”或“我爸是工人”呢?

狐假虎威而不假兔威,只因身处弱势的兔子实在无“威”可言。所以,欲不再被“抹黑”,局长先生当须管住自家的至亲,命其别再无法无天横行霸道。而欲达此目的,你自己首先要淸白——党纪国法尚在,以之约束着点儿自己,别总发威耍横胡作非为。否则,纵是无人“抹”,你也已然“黑色素”超标了!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