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文创作>会员代表作品>孙焕英
阿Q反腐记
作者:孙焕英发布时间:2014-04-18 16:03

  

  孙焕英  河北故城人,1940年生,军休所休干。中国音乐学院理论系毕业,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评论学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员、北京古筝研究会会员,入选《中国音乐家大辞典》、《中国音乐家名录》。作品有电视系列片《中国民族乐器》、唱片《大庆颂》、《孙焕英旅游诗词集》、《孙焕英诗词散文集》、《孙焕英文化随笔集》、《孙焕英杂文小品集》、《中国杂文百部—孙焕英集》。在评论、散文、杂文、摄影领域有获奖。

  Q在土谷祠的稻草铺上清晨醒来,第一时间的第一意识便是:我是革命。 

  革命,当然不是摸小尼姑又柔软又滑腻,革命是打天下,于是,阿Q把一根稻草举将起来:我手执钢——”一下子,稻草折了。阿Q又换了一根,继续唱:“——鞭将你打!” 

  这一“打,打得自己的肚子咕噜噜响起来了。 

  可是,自从阿Q向吴妈提出我和你困觉之后,未庄的人家都不想用他做短工了,怕引入室。阿Q如今是饿得慌且闲得慌。于是,阿Q出现了第一时间的第二意识:我要反腐——近来,反腐是个社会热词。我这革命,岂能落潮! 

  Q要反腐了!他照旧举着那根稻草——他觉得,这根稻草不再是钢鞭,已经成了反腐的令箭。他站到土谷祠里的高台阶上,对着空气高声地发表了反腐宣言抑或称作反腐誓师大会的口号——这颇有点儿堂吉诃德手持长矛大战风车的架势:妈妈的,革命不反腐,不是命就要被革了么?妈妈的,反腐!他的妈妈的,反腐!反腐!” 

  由于阿Q过于激动,双臂摇得太厉害,稻草又折了。     

  反腐要抓“大案要案” 

  反腐要抓“大案要案”。 

  大案要案,当然是地保啦!”阿Q脱口自语,未庄就数他官最大。而且,这妈妈的仗势搜刮村民,就连我也被他敲诈过三次呢——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Q拿着半截稻草,找到了地保家:我要揪出你这个腐败!” 

  地保先是一愣,接着释然:“阿Q,你是不是喝马尿喝多了?” 

  别打岔!你在全未庄一共搜刮了多少钱财?” 

  这是你个人的意思呢,还是大家的想法?” 

  ……”阿Q嗫嚅了。 

  说呀!”地保紧逼。 

  反正你敲诈过我三次!有一次,我说我姓赵,赵太爷不准,他给了我一个嘴巴,后来你也趁机要了我二百文酒钱!” 

  这有旁证么?” 

  ……”阿Q又嗫嚅了。 

  “拍!”地保给了阿Q一个左脸嘴巴。 

  还有一次!我说我要和吴妈困觉,吴妈这个小孤孀假正经,又哭又闹,你又趁机敲诈了我四百文酒钱。因为没有现钱,你就扣了我的毡帽作抵押!” 

  你有我要钱的录音么?” 

  ……”阿Q还是嗫嚅。 

  “拍!”地保又给了阿Q一个右脸嘴巴:说呀,还有一桩呢?” 

  这、这……”阿Q脑子成了一盆浆糊。 

  “拍!拍!”地保左右开弓,连着给了阿Q两嘴巴:“阿Q,你知道你犯的什么罪么?诽谤诬陷罪、敲诈勒索罪、扰乱社会治安罪,还有,打倒我地保就是颠覆国家政权罪!” 

  Q的腿站不住了,自然前屈下来。 

  你的妈妈的,反腐居然反到我的头上来了!还跪着干什么,等着我找人来抓你么?” 

  Q这才连滚带爬地退出地保家,边退边嘟哝:现在的世界太不成话,儿子打老子……”   

  梯队也要反腐 

  Q要深入反腐。 

  “秀才,秀才是接班人哪!是二梯队呀!秀才上了进士,就要做官啦!”阿Q懂得这些。 

  赵秀才,你是腐败!我要反你!”阿Q理直气壮。 

  我还没做官,怎么就腐败了?”赵秀才懵了。 

  你是接班人、二梯队么!” 

  就算是吧,我有什么腐败?” 

  那天我要和吴妈困觉,你不仅用官话‘忘八蛋骂我,还用大竹杠劈我,又扣了我的布衫。现在的腐败,基本都有情妇,你也不例外。你这样地护着吴妈,就说明问题。要二奶,还是你们的家风!” 

  这回,还没等赵秀才还口,秀才娘子先发话了:“阿呀呀,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阿Q呀!调戏吴妈没得手,报复来啦!好,那一次秀才大爷没有打够你,这一次,奶奶我来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赵家人的厉害!说着,便去抄了大竹杠。 

  Q一看见这个大竹杠,吓得浑身肌肉猛然紧缩。浑身肌肉这一猛然紧缩,上面的的虱子也挂不住了,纷纷从裤管里袖管里掉落了出来。阿 Q也顾不得数数一共有多少头虱子,更无心欣赏将虱子放到嘴里用牙咬破发出毕毕剥剥的音乐,一只手捂着脑壳,一只手提着腰带,在大竹杠劈下来之前逃了。   

  反腐要彻底且要防患于未然 

  女人是害人的东西”,特别是美貌者,阿Q深得其中三昧。腐败,多少败在了石榴裙下?要彻底反腐,且防患于未然,就要进入这个裙子领域。 

  未庄有多少个女人算得上美貌呢?“赵司晨的妹子真丑,邹七嫂的女儿过几年再说……吴妈……可惜脚太大。”阿Q扒拉过来扒拉过去,只剩下了静修庵的小尼姑一个美女。 

  正当阿Q找到小尼姑、举着稻草上前要和她理论理论的时候,孙——赵、钱之后未庄的第三大姓——先生喝住了:“阿Q,你又要对人家动手动脚么?” 

  我、我要对她反腐!” 

  “反腐?反腐要打老虎呀!她连个苍蝇都算不上!” 

  “什么?打老虎?”这是阿Q第一次听说,老虎在哪里?” 

  连你的妈妈的老虎都不知道在哪里,还反你的妈妈的什么腐?滚蛋!”孙先生扬起了哭丧棒 

  小尼姑也帮腔:“欺负软的怕硬的,断子绝孙的阿Q!” 

  Q没有滚着蛋走,而是猫着腰跑了。阿Q遗憾:由滑腻转到反腐的革命任务没有完成。   

  反腐“打铁还须砧子硬” 

  Q一边盘着黄辫子,一边在搜寻着反腐对象。 

  王胡在眼前晃晃地走过。 

  “王胡!”阿Q像垂钓者发现了鱼飘抖动一样,这小子跑不掉!” 

  Q的理由是:王胡满脸的络腮胡子,就是黑社会;黑社会,就是腐败的构成部分——黑社会给腐败进贡,腐败就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老黑和腐败是一家人,打黑和反腐是一回事! 

  Q追了上去:王胡,你的妈妈的,今天你小子算是栽到我手里了。” 

  王胡以为阿Q找他打架报仇:“阿Q,再打你也不行,手下败将!” 

  “今天不是打架。是反腐。你是腐败!” 

  “哈哈哈!我一无职,二无权,三无背景,就一脸络腮胡子,人死了头发胡子都不烂,腐败个鸟!” 

  问题就在这里!络腮胡子,是黑社会;黑社会,和腐败是一回事!” 

  我看你黄辫子还是痞子混混呢!”王胡一边说着,一把揪住阿Q的黄辫子将其脑袋就往墙上撞:“我叫你反腐——咚!我叫你反腐——咚!……”直至王胡累了,才松手。 

  王胡又晃晃地走了。阿Q看着王胡的粗壮身影,狠狠地自己又咚、咚、咚撞了三次墙,一边撞墙一边自语:打铁还须砧子硬,看我阿Q硬不硬!”   

  破解了的谜题:反腐精神大胜利 

  革命的阿Q终归被革命的光头官枪毙了。 

  在阿Q死后,人们发现:土谷祠的墙上,画着一些小人儿——虽然太不象形,但还是抓住了特征:戴瓜皮帽的,高挑驼背的,满脸胡子的,瘦小光头的……这些小人儿,都被打上了叉。这些谜题,很快就被人们解开并达成共识了:这是阿Q的反腐成就展,在精神上,阿Q已经判处了地保、秀才、王胡、小尼姑等人——就像唱戏里的打龙袍画影充军一样,反腐取得了伟大的胜利。这是阿Q典型的精神胜利法,不会有误。   

  未破解的谜题:阿Q有否灵魂胜利法 

  Q临刑前,曾经说过半句话:过了二十年又是一个……”一个什么?这半句话,是说他来世是一个反腐英雄,还是一个浑浑噩噩? 

  Q死后,留下了两个圈:一个是判决书上的画押,一个是枪毙的枪眼。有人说,这是两个句号,说明阿Q肉体生命和反腐大业的终结。也有人说,这是阿Q铸造的一副手铐,就是到了阴间,也要将腐败绳之以法。 

  到底阿Q有否反腐遗志,到底阿Q在精神胜利法之外有否灵魂胜利法,或者在我们先前——比你阔的多啦!之外有否我们死后——比你硬的多啦!,至今还是个迷。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