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文创作>会员代表作品>孙焕英
反腐败“双查”杂碎想
作者:孙焕英发布时间:2014-05-13 15:16

 

 

  在贺春鞭炮的噼噼啪啪中,有一个不错的声音乘响而来:反腐败要搞“一案双查”了,也有媒体称之为“倒查”。什么意思?就是出了上规模的腐败,除了查案件本身,还要查当地纪委与案的三种情况:一,未知情;二,不作为;三,搞包庇。属于第一种情况者,不追究当地纪委的责任;属于第二、第三种情况者,要对当地纪委问责。我看,属于第一种即未知情情况者,其几率几乎为零——已经成为了规模的腐败,当地纪委怎么可能连一封检举揭发、提供线索的群众来信都没有收到呢?既然如此,“双查”、“倒查”,实在是应该;如此看来,“双查”、“倒查”,有查头,有戏看。“双查”、“倒查”虽然姗姗来迟,但总算是来了,不错。 

  中国的腐败,为何闹到如此严峻的地步?当然,其成因是复杂的多元的。但可以肯定地说,中国的反腐大拿纪委本身存在和出现的问题,是一个方面的成因。而纪委本身存在和出现的问题,又是复杂的多元的。举例:有权力就有责任,这是官场的惯常的游戏规则。可长期以来,这个游戏规则在中国的纪委系统那里体现不显,纪委的权力和责任出现了人为的不对等:在一个纪委的一亩三分地里,抓了腐败纪委有功劳,出了腐败纪委没关系。中国的纪委已经不仅仅是管政党纪律的部门而成了反腐败的职能机构。反腐败,不仅是挖腐败,老虎苍蝇一起打,而且还包含防腐败。甚至,后者更要先行,所谓防优于治。一个反腐败的职能机构,对于其辖内出现的腐败、严峻腐败居然不负责任,岂不令人费解!再举例:打铁还需砧子硬。可纪委系统本身也出现了腐败,已经有那么多的书记副书记东窗事发,成了腐败的亮点。中央提出要清除司法系统的“害群之马”,其实,纪委系统也有曾锦春一类的“害群之马”。人们能指望纪委系统的这类腐败分子来反腐败么?显然不可能,他们只能够为腐败群丑图上添加几个嘴脸而已。锈刀做手术,必然添感染。  

  有一类声音:反腐败,需要加大纪委的权力,甚至主张纪委脱离同级党委的领导(此论的终极是最高纪委脱离最高党委的领导,来两个中央)。还有媒体说纪委有指挥、调动武装力量的权力,等等。在我看来,结论恰恰相反:当今需要的是加大多方对纪委权力的监督制约。为什么这样说?这是因为:反腐败当中出现的某些问题,恰恰是因为纪委的权力欠缺了监督制约,或曰权力绝对。举例:长时期内,纪委反腐败,有一种程序叫“移送”。就是说:党员干部的腐败犯罪问题,只有纪委认为能够“移送”并由纪委“移送”国家司法机关以后,国家司法机关才有权介入查处党员干部的腐败犯罪问题。那么,党员干部有了腐败犯罪问题,而纪委认为不能“移送”并且不做“移送”呢?怎么办?国家执法机关就不能介入查处党员干部的腐败犯罪问题了,这也就是纪大于法。请看,这个“移送”权力(亦即不“移送”权力)不是出了“笼子”成了“绝对的权力”么?实际上,有些大案要案的形成给国家造成了巨大损失,就是由于与案纪委不及时“移送”造成的。如果纪委“移送”权力不绝对,司法机关有权抓那些纪委未“移送”的党员干部的腐败犯罪,中国的腐败形势,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严峻。再举例:党员干部,既有公民的权利,又有党员的权利,但公民的权利是上位是首要。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权利,是国家执法机关的事情。纪委“双规”,实际是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权利。政党纪委的这个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权利的权力,至今不清楚来自宪法和法律的什么条款所赋予。国家执法机关拘留公民限制其人身自由,必须在有限的多少个小时之内终结。而纪委“双规”,一年半载甚至更长。却是司空见惯。甚至,还出现过党的纪委“双规”非党人员的权力无边的荒诞。再请看:这个“双规”权力不也是出了“笼子”成了“绝对的权力”么?惟其如此,“移送”、“双规”这样的权力才会被纪委系统的曾锦春之流利用、成为包庇犯罪、保护自己乃至威吓群众的尚方宝剑了。 

  前面已经说到“双查”、“倒查”的含义。在我看来,“双查”、“倒查”,还应该有下面的含义: 

  “双查”,即既查现实中的腐败案件和与案纪委,又查改革开放以来历史上腐败案件的与案纪委; 

  “倒查”,即回过头去查改革开放以来历史上腐败案件的与案纪委。 

  只有这样的“双查”、“倒查”,在纪委反腐上也建立问题案件的责任追究制,才能够使反腐败健康发展。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