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文创作>会员代表作品>于文岗
日落西山当自警
作者:于文岗发布时间:2014-05-18 17:46

 

 

  日落西山把家归——那是过去,如今,讲究个夜生活,又年来节到——忙着哪:“方方面面忙请客,头头脑脑忙作客。饭店酒家忙待客,夜总会里忙接客。”此说不免有些夸张,但提醒一句“日落西山当自警”,恐怕不是多余。

  “日落西山红霞飞,吃喝玩乐去碰杯,灯红酒绿裙子转,卡拉OK歌声飞……”这是有心人为某些人新翻的《打靶归来》。

  “日落西山畿霞飞,书记搓麻不思归,县委大院藏赌场,骰子转来票子飞……”原河北省阳原县委书记张新政把自己的办公室变成县里的高级赌场,下乡办公也不歇手,从晚上10点一直赌到次日凌晨两点多……结果,连人带官输了个精光!

  “日落西山红霞飞,经理跳舞家不归,贪权贪钱又贪色,蛋也打来鸡也飞……”原中国煤炭总公司总经理郭了文学会跳舞后,一发而不可收。开始为工作跳,后来为调节生活跳,再后来就跳向堕落,最后让“舞伴”给翻了老底。

  他们,栽在了“日落西山……”。

  日落西山,“上班族”从八小时之内走到八小时之外,社会活动有了最大自由度,徇私舞弊违法乱纪怕人怕羞之事,有了最好的“天时”,娱乐城康乐宫夜总会歌厅舞厅酒吧大门敞开,交际大撒网、灵魂大亮相、“妖邪”大出笼、送礼进贡大上门、吃喝玩乐大会战、糖衣炮弹大发射,人生大舞台夜幕拉开,各唱各的“日落西山”。某市一名女工想赚大钱,又无特长,就把自己作为一颗“肉弹”打了出去。不到三年,就击倒党员干部34人,其中处级8人,靠的就是“日落西山”后的功夫。已跌入深渊和正滑向泥潭的那些人无所忌惮地喝酒、跳舞、搓麻、收礼的功夫,也多是在日落西山后练出来的。那些“三陪”“四陪”甚至“全陪”的“攻官(公关)小姐”,正是在夜幕降临后才大有作为。权钱、权物、权色交易,多是在此时出手成交的。理性、党性、人格、灵魂,也多是在此时丧失和出卖的。

  然而,夜幕只能吞噬某些人。而对另一些人,日落西山反而是人生的“亮丽”时段。

  “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这是二百多年前潍县县令郑板桥唱出的“日落西山寝不安……”

  “苏区干部好作风,自带干粮去办公,日穿草鞋干革命,夜走山路访贫农。”周总理办公室的灯光,燃烧着总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毕生心血;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雪夜察访灾民情,大雪封门探亲人;雨夜激流中的张鸣岐一腔热血随洪去,引得白花锦城开;孔繁森流光高原夜、李润五殚竭公仆心……这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用信念和使命唱出的“日落西山不卸肩……”

  知识的海洋里遨游,科学的崎岖山路上攀登——中央某部一位领导,近年来出版了十几部书,被已故著名作家杨沫称之为“认真钻研,有成就的领导”。而当有人问及“您是用什么时间来写作”时,回答竞是“今明两日之间,子丑二时之后”。这是有志者用无愧人生的勤奋和毅力唱出的“日落西山有‘洞天’……”

  有可悲的“日落西山……”有可赞的“日落西山……”人生的这一时段并不是罪恶的渊薮;但从阳光下走进阴影,从人前走到人后,的确是对人生的一种考验;唱一曲什么样的“日落西山……”,是人们每天都要面对的问题。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