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文创作>会员代表作品>郑殿兴
论“公鸡下蛋”
作者:郑殿兴发布时间:2014-07-21 12:44

 

  

   “公鸡下蛋”的事儿,是十多年前的事儿了。 

    那个时候,有的乡村干部为邀功请赏,常在年终收入上做手脚。譬如某村有鸡数千只,其中有公鸡数百只,但他们不管是公是母,一律按年产蛋多少、价值几何报将上去。此事一不留神传至民间,便在农民的笑骂声中留下了“公鸡下蛋”的趣闻,“公鸡下蛋”进而成了虚报、虚夸、干没影事儿的代称。当时,京郊某乡一位乡党委书记对这些深恶痛绝,在宣称共产党员决不干“公鸡下蛋”事儿的同时,且有扣除上报数字中数十万元“水分”动真格的行动。有好事者,将此公诸报端,一时间,不干“公鸡下蛋”的事儿传为美谈,那位乡党委书记亦由此名声大噪。 

  然而遗憾的是,这位乡党委书记不干,有的人却非要干且是大干、特大,那“蛋”大的惊人。过去虚报数字,数千、数万者居多,如今“出手”数百万、数千万元,还属小家子气,只有数亿、数十亿直至数百亿元方够“品位”。比如泰安市1994年某项工业产值只有40亿元,原市委书记胡建学竟让上报260亿元,一下子虚报了220亿元。您说这“蛋”大也不大?!“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前几年流传的这首民谣,看来还是有些根据,确非无端妄说。 

   “公鸡下蛋”之类的事儿,早已引起有识之士的关注。大约十年前吧,一位外国社会学家游历了大半个中国后写了篇文章,直言影响中国进步的不是经济上的暂时贫困与文化上的暂时落后,而是正在某些官员及国民中蔓延而未曾自知的不诚实。此话无疑是颇有见地的。不诚实,虚假之谓也;干“公鸡下蛋”事,乃虚假之一也。与“公鸡下蛋”事相伴生的,则是“母鸡不下蛋”事:明明盈余,却敢报亏损;明明亏一,却敢报亏十。这些年,几乎年年进行财税大检查,哪一年不查出百亿元左右的偷漏税款?这一堆堆数字,岂不就是瞒报就是干“母鸡不下蛋、少下蛋”事儿的最有说服力的例证?!不知谁先谁后、谁影响谁,是火借风势还是风借火势,反正在某些地方、某些单位 

“假害”是呈上升之势。除了造假账、报假数之外,什么假文凭、假模范、假军人、假比赛、假离婚、假冒国家领导人的贺电等等,可谓是无假不有。 

  谈到除虚报、瞒报之害,有人献计说就应从统计人员抓起,因为出“公鸡下蛋”或“母鸡不下蛋”之类的事儿,首先是统计员法制观念不强,不依《统计法》办事。此言不能说错,但只找到造假的“外围”,而未挖到造假的“中坚”——方方面面握有权柄的决策者。现实的许多情况是,统计无奈领导何!你“不听话”吗,领导随便找个理由就可将小小的统计员调开、辞退。这种事经得多见得广了,学“乖”的人自然也就多了;更何况,握有权柄者干了违犯统计法的事儿,受损者很少(多是罚点款完事),而得益者颇多;得名、得利、得官,我好、你好、大家都好!又何乐而不为?! 

疗治假害是有些难,但决未到“上青天”那样的难。只要认真运用法律、行政、教育、经济、舆论等手段扶正压邪,即刻让作假者出丑、破财、丢官,让诚实者扬名、获益、晋级,我们就有理由相信,“公鸡下蛋”与“母鸡不下蛋”之类的事,一定会日见其少。 

(《羊城晚报》19971222日)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