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文创作>会员代表作品>张雨生
虎皮鹦鹉之死
作者:张雨生发布时间:2014-05-19 16:49

    家里养的虎皮鹦鹉死了。
  它是用死亡来表示反抗吗——为了我们对它的漫不经心
  或者实实在在就是我们害死了它……
  我心里有一些内疚,对儿子说:宝宝,小鸟死了。儿子一听小鸟两字,就开始高兴地模仿起鹦鹉的叫声:叽叽叽,啾啾啾……”他当然还不知道死了的含义,也不会对此有任何悲哀。我不由地为小鸟感到一点伤心。

  想当初,这只虎皮鹦鹉落户我们家,正是为了这小家伙。那是六一儿童节的前两天,我们带他到附近的花鸟市场玩,儿子对着诸多小动物恋恋不舍。权衡之后,我们决定这次带两只小鸟回家。一来是养小鸟简单省力,只要给它吃水和饲料就行了;二来我们觉得关在笼里的小鸟对儿子没有伤害性;第三嘛,是因为家里曾养过金鱼、小虾、乌龟和小鸭子,可是还不曾养过小鸟哩;还有第四,是冯骥才的《珍珠鸟》使我对信赖,往往能创造出美好的境界这句话颇感好奇,想体验一下。于是就选了一雄一雌两只虎皮鹦鹉,买了一个漂亮的鸟笼,乐滋滋的提着回家了。
  但是我潜意识里,是知道这两只鹦鹉迟早是要死的,只是时间早晚问题——因为有前车之鉴——之前那些植物啊金鱼啊小鸭子啊最后都以殒命告终,连以长寿著称的乌龟都被我在一个半月里养死了。所以这次我对着细心挑选来的两只小鸟,下决心要把它们养的久些,再久些。
  所以带回家来的前几天,它们受到了很好的待遇,每天早上有新鲜的水,新鲜的饲料,清洗干净的鸟笼,有时还把它们挂在阳台外,享受一下清风和阳光——只是那时白天很热,不敢挂久了。但没过几天,我就暴露出了做事缺乏耐心、虎头蛇尾的本性——添水、喂食都不再勤快了,有时一次性把水盒和食盒加满,让它们吃个两三天再加;鸟笼的清洗也心不在焉了,随便洗一下,用牙刷把拆下来的笼子底座刷一下就了事,有时两三天才刷一次……儿子也暴露出了小孩子喜新厌旧的本性,玩过几天后就对小鸟们兴趣大减……
  结果没过几天,其中的一只鹦鹉就突然暴毙身亡。笼里笼外散了一地的鸟毛,我们推测,大概是两只小鸟为了争食或是其他原因,一只被另外一只啄死了,因为之前,我们就看到过两只鹦鹉打架,死前的半夜,还曾听到叫声——而它们一般晚上是从来不叫的……真不知道它们怎么就这么脾气不合,怎么就没有异性相吸
……
  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只鹦鹉了,也不知道这留下来的是雄鸟还是雌鸟。它独自喝水,独自吃食,独自闭眼睡觉,看起来好孤单的样子。如果那另外一只真的是被它啄死的话,我想现在它也一定后悔了吧——因为孤单比敌手更为可怕……我不忍见它如此落单,想到再去买一只来给它作个伴,却怕再枉送一条性命;也曾想到把这可怜的孤单小鸟放掉,又怕它不会觅食觅水,在这盛夏的骄阳下被晒死渴死;也曾想到索性把它免费送还给卖鸟的店主,可家人都说何必啊,养着吧……于是就继续养着这孤孤单单的鹦鹉
……
  于是它就被我们三心二意、有意无意、随心随意地养到了现在。盛夏,记得它时,就把它拎到清凉的空调间里,不记得它了,它就独自待在闷热的书房里……秋天,记得它时,就把鸟笼挂在高高的房檐下让它放眼看世界,不记得它了,它就一直待在一个逼仄的角落,只能对着雪白的墙壁发呆……可是它一直好好的活着,顽强地活在被我们忽视的世界里。现在,冬天来了,它却死了。

  它不是无缘无故死掉的。我想,我、LG和儿子,我们三个,应该就是杀死它的凶手吧……
  那天晚上,先是儿子,拿着一个不知什么玩具,对着鸟笼敲打了好长时间。他慰问小鸟的三种方式,一是俯下身子对着小鸟叽叽叽地乱叫,二是把各种细小的东西如笔套啊,硬币啊塞到鸟笼里面,三就是拿着什么对着鸟笼乱敲,希望看到小鸟乱飞的样子。可是这一次,小鸟理也没理它,站在横竿上动也不动。他敲了好久,才不情愿地被我拉开了。

  然后是LG,待在书房里边玩电脑边抽烟,还紧闭着房门,以免烟气熏到儿子,可是他却忘了,书房的角落里还有一个也很弱小的生命。等我推开书房门,满房间浓浓的烟味啊,可怜的小鸟……
  我赶紧打开窗户,想让烟味快点消散。不敢在此乌烟瘴气之地久留,赶紧退出……后来,后来,后来我竟然忘了回来关窗户
……
  半夜一点多,我听到隔壁书房里竟传出了几声鸟叫,凄凉的、孤苦的叫声……我起床去看,才发现窗户一直没关……小鸟像往常的夜晚一样,蜷着身子,歪着头,嘴巴插在翅膀里,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样子
……
  第二天一早我就上班去了,下班回家来,妈妈就告诉我,小鸟死了。妈妈说,早上就看见小鸟很萎靡无力的样子,就把鸟笼放在阳台上,让它晒太阳。中午去看时,它已经死了。

  就这样,在温暖的冬日阳光下,一只鸟,孤零零地,死去了。
  我想,最终,就是我们把它害死了,尤其是我。它死去的时候会想些什么呢,会想到下辈子若能投胎,绝不再做一只虎皮鹦鹉吗?或者,绝不做一只被不爱鸟的人买走的虎皮鹦鹉……即使一辈子待在鸟店那个群鸟拥挤的大鸟笼中,也好过独自孤零零地住在漂亮的金属鸟笼里,至少,鸟店里的老板不会饿着它,不会用东西砸它,不会用烟熏它,更不会在一月的半夜,让凛冽的寒风吹它……
  可怜的虎皮鹦鹉!现在,只有它住过的鸟笼,依然待在书房原先的地方,已经被爸爸洗得干干净净,里面空空荡荡……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