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文创作>会员最新作品
阿Q的做派
作者:秦泽忠发布时间:2015-09-24 18:33

  仲秋某日,天色将黑,阿Q出现在酒店;原本穷得叫花子一般受尽歧视毫无尊严的他全然没了此前赊酒时的低三下四,“从腰间伸出手来,满把是银的和铜的,在柜上一扔说,‘现钱!打酒来’!”这在阿Q,是从未有过的气势。气势何来?有钱了——刚从城里回到未庄的阿Q“穿的是新夹袄,看去腰间还挂着一个大褡裢,沉甸甸的将裤带坠成了很弯很弯的弧线”——且甭管那钱是在举人老爷家里帮忙挣的还是偷来的,反正有钱了,有钱便有气势。精彩!寥寥数语,将个穷腮乞脸一文不名的穷汉突然趁了几个钱后内在的得意与外在的“爷”的做派刻画得入木三分,不能不钦佩鲁迅的笔力。

  《阿Q正传》问世将近百年后的今天,现实中仍时见阿Q的身影。许多人虽然头上已没了癞头疮旧毡帽,穿的也已不再是破夹袄,一看便知是有些钱的,但小赚一笔咸鱼翻身意外暴富后便自觉腰杆硬了终于要做一回“爷”了的心理却与阿Q无异,狂妄傲慢的嘴脸更甚于阿Q。阿Q不过仗着有了几个来路不清的钱垫底,便貌似豪横地叫声“现钱!打酒来!”罢了,看今日有些“爷”,往桌前一坐,对服务员颐指气使,斥其动作快了、慢了,抱怨菜咸了、淡了——锔锅的戴眼镜没碴儿找碴儿,百般刁难,可劲使唤。若问他为啥这么横?眼珠子一瞪脖子一梗:咱花钱了!服务员挣的就是这份委屈钱!

  见多了,便发现,“咸鱼”耍横,一如阿Q,是“估量了对手”的,不要说对大点的干部,就是对有些权势的村官,也卑谦得很,唯在面对与自己一样无权无势但腰包不如其鼓者诸如服务行业人员、护士、公交车司机等时,一掏钱,心理优势顿现,“爷”的气势不可抑制,尊己卑人,似乎不摆一番“爷”的谱儿就显不出自身的档次,全然忘记了此前不久的自己尚吃不起油条豆腐脑坐不起公交车。这种仗着以钱撑起的气势获取自尊与满足感的心理,说穿喽,其实不过是多年自卑自贱自惭形秽之劣势心理的反弹。

  古语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只可惜一些人身已登天,心却还滞留原地,自负“有钱就是大爷”,不懂文明、守则、教养为何物。不然,莫说裤带被腰包坠成弯弯的弧线,纵是腰包再鼓,鼓胀得将其坠弯腰、坠趴下,精神上恐依然“阿Q”着。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