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史料往事>历史记忆
启功先生为吴昊杂文集《搔痒集》题写书名
作者:吴昊发布时间:2014-07-23 13:25

   1987年,我的第二本杂文集编成,取名《搔痒集》。我当时在人民日报国内政治部工作,部里的杜淑颖同志知道后,她说可以找启功先生题写书名。我虽然无意高攀名人大家,但杜说她和启先生熟,不妨一试,于是我同意了。

  杜淑颖同志笔名晓渡,人民日报老编辑、老记者,她生前的新闻作品在当时颇有影响。她和启功先生怎么认识,什么关系,我不清楚。大约过了一个月,她说,启功先生知道你,他读过你的文章,他说他不明白,为什么要叫《搔痒集》,鲁迅先生说杂文是投枪匕首,“搔痒”岂不是丧失了杂文的战斗力?为了回答先生的疑问,我把我的情况和想法写给了先生:

  鲁迅先生以来,人们总是把杂文比作投枪匕首,我最近几年虽然也学着写了些,但功底不行,才力也不行,即或是针对时弊,也不过是小打小闹类似搔痒而已。当然,这个集子取名搔痒,还有另外的意思,现在的社会不同于解放前,大量的是人民内部矛盾,是自己人的问题,总以投枪匕首见,人家会说你立场有问题,有时亮出个手术刀,还有人说那是“杀人的利器”。因此,鉴于时代环境,鉴于人们对杂文的认知,鉴于我的水平,当然也是鉴于过去的教训,我只能搔痒而已。

  真的搔到痒处,也非易事。当然,我不会像丫头给老爷太太那样搔。我是有痒才搔,搔得合适,你舒服,我也舒服,不合适呢,对不起,下次再搔。用力过了,见了血,我会说声“对不起”。

  另外,我虽常常搔痒,但有两点是不肯为的,一是“隔靴搔痒”,二是“头痒搔足”。谁的就是谁的,指桑骂槐,老虎为害打苍蝇,老虎为害和猫算账,有违本人之宗,我不干。

  启先生了解了我的意思后,立即给我题写了两个书名,一横,一竖,寄给了晓杜同志,信中说,如不妥,可以再写。直到先生离世,我也无缘面见先生,没对先生说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掏一分润格费。只是对先生的文品人品有了更深的印记!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