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史料往事>历史记忆
朱自清杂文特点
作者:廖广发布时间:2014-10-28 14:01

 

  

     为什么废话就会“有用”呢?“有用的”咋就成了“废话”呢? 

朱自清先生一篇《论废话》,真正道出了说废话的意义。又读了朱自清好几篇此类的文章,倒真的看到了朱自清先生的文章特点——“废话连篇”。 

在朱自清先生的散文中有一类属于散文中的另类,以对社会生活中的一些现象发表自己的看法为主,此为时事议论,编书者都把这类文章归入散文,诸如此类,皆编入朱自清的散文集。然而我愿意把此类散文叫做杂文——虽然杂文也是散文中的一类,以便区别于朱自清先生那些韵雅味纯的唯美散文。 

朱自清杂文最大的特点就是多“废话”,然而照他自己说得又都是些“有用的废话”。 

“谁能不说话,除了哑子?有人这个时候说,那个时候不说。有人这个地方说,那个地方不说。有人跟这些人说,不跟那些人说。有人多说,有人少说。有人爱说,有人不爱说。哑子虽然不说,却也有那咿咿呀呀的声音,指指点点的手势。”这是朱自清《说话》开篇的第一段。如果不说明这是出自朱自清之手,可能大多数人都会说:“这是那个没有水平的人写的?全是废话。” 

可不是么?朱自清写了这一大堆废话,就是为了要说明“人能说话”。朱自清又说:“说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句话有点意义了,“你会说话吗?”这是一句典型的废话,“谁不会说话啊。”“你真的会说话吗?”这句话可能就要思考了,不能轻易回答。看来,说废话容易,而说“有用的废话”并不是人人真的都会。朱自清说:天天说话,不见得就会说话;许多人说了一辈子话,没有说好过几句话。“人生不外言动,除了动就只有言,所谓人情世故,一半儿是在说话里。” 

   再继续把《说话》读下去,那真真是一大堆“废话”。朱自清将“说话”分为两大类,正式的说话和非正式的说话。前者包括:向大家演说和讲解,说书;会议;公私谈判;法庭受审;向记者谈话。后者即指朋友间的谈话。朱自清归结了三种中国人对说话所持态度:最高的是忘言,如禅宗所谓“开口便错”,所有言说,到头来全是废话,不如无语。其次是慎言、寡言、讷于言。慎言是小心说话,少说话少出错,寡言和讷于言多半是性格生成的,寡言是说话少,是一种深沉、贞静的性格或品德。讷于言是说不出话,是一种浑厚诚实的性格或品德。古人教人寡言,原来是给执政者和外交官说的.后来渐成明哲保身的处世哲学.因为说话不免陈述自己,评论别人,易落人话柄,惹是生非.第三是修辞或辞令.他觉得,“至诚的君子,人格的力量照彻一切的阴暗,用不着多说话,说话也无须乎修饰.”太会修饰,倒教人不相信.他提醒人们防范那些“嘴边天花乱坠,腹中矛戟森然”的小人。他有把说话分成两路,一是游击式,一是包围式。前者是每个题目说不上几句就牵引到别的上去,后者是始终粘在一个题目上.一般说话大都用游击式,包围式说话组织最难,场面不易驾驭,所以包围式说话要靠天分。 

说话就说话,这是人人都知道的,说那么些废话干吗?由此,我们看出,朱自清这些“废话”,把我们最熟悉的“说话”说得头头是道,天花乱坠,从中总能得到一些启发和教育,这就是“废话”的“有用”了。 

   朱自清的杂文多对社会生活中的一些现象进行论述,因为是生活小事,论述时就像摆龙门阵,唠家常,说闲话,因而,文章不拘小节,随口说来,读起来许多就像废话一样,啰里啰嗦。而且针对的都是普通人身边的事,语言平实,道理浅显,一般人都能看懂,当然,也就难免有欺负人的象征——“你把我当傻子呀!” 

说话是人类独有的特征,是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之一。我们现在可以这样说了,“人会说话”,或者说“不会说话的不是人”,如果是对某一个来说的,前者还好接受,后者可能就无法接受了,言外之意,“你骂我是畜生。”可见,人说话是能表达一定意思的,也就是说人通过说话来表达自己的思想,与人交流,所以,说话是人类交流的一种方式,称为口头语言,与书面语言共同构成人类的语言。 

  “谁能不说话,除了哑子?”说话是人类进行交流和表达的最直接最简单的方式,只要不是哑巴,都会用自己的嘴来发出这种能让别人听得懂的声音——口头语言。每一个人,从牙牙学语起就开始表达自己的思想。我们每天做得最多的事可能就是说话了。而人的一生中,所说的话多为废话,如果一个人所说的话能够称为名言警句,哪怕只有一句流芳千古,就不得了啦,就可算是一个伟人或者说是名人。但我们绝大多数人所说的话都是不能载入史册而流芳百世的。 

然而,我们并不因为自己所说的话不能流芳百世就把自己的口封存起来,我们照样要说,而且常常无话找话,民间有拉家常的,实际就是说废话;有摆龙门阵的,也无非是些废话;有吹牛的,更是废话。但是,这些废话,生活中是很需要的,无论是打发时光,还是安度晚年,都能使人生活的有滋有味。 

   朱自清先生的杂文中,有几篇是专门议论“说话”的,除上面提到的《论废话》、《说话》外,还有《人话》、《论无话可说》、《论说话的多少》、《话中有鬼》、《沉默》、《撩天儿》、《很好》、《是喽嘛》。朱自清先生的这些杂文都围绕人的说话展开的论述。我们不禁想,人说话是多么平常啊,朱自清却写了这么多篇,真是话多,话多不免就废话多。像《很好》、《是喽嘛》写人的常用语或口头禅。凡读过这些文章的人都有这种影响和感觉。 

朱自清在《沉默》一文中说到沉默的人待客一段,说人待客有时是很无奈的,无话找话,双方以说“废话”来度过这难熬而尴尬的时光。“你的过分沉默,也许把你的生客惹恼了,赶跑了!倘使你愿意赶他,当然很好;倘使你不愿意呢,你就得不时的让他喝茶,抽烟,看画片,读报,听话匣子,偶然也和他谈谈天气,时局——只是复述报纸的记载,加上几个不能解决的疑问——,总以引他说话为度。于是你点点头,哼哼鼻子,时而叹叹气,听着。他说完了,你再给起个头,照样的听着。”你看,说话是很无聊的,有时甚至是很尴尬的,朱自清说他的朋友接待一个生客的尴尬场面就很有意思,客人“坐下时,将两手笼起,搁在桌上。说了几句话,就止住了,两眼炯炯地直看着我的朋友。我的朋友窘极,好容易陆陆续续地找出一句半句话来敷衍。”这种无话可说的尴尬窘态跃然纸上,颇为生动。 

可见,说话也是一门艺术,是语言艺术的一类。有时会说废话还是一种基本功呢,你说“废话”有没有用? 

 会说废话的人那叫“健谈”。朱自清在《撩天儿》中说:“‘寡言’虽是美德,可是‘健谈’,‘谈笑风生’,自来也不失为称赞人的语句。这些可以说是美才,和美德是两回事,却并不互相矛盾,只是从另一角度看人罢了。只有‘花言巧语’才真是要不得的。”“废话”也有“花言巧语”,当属“无用的废话”。 

中对废话进行了精辟的论述。人为什么要说废话呢?因为人每句话都有用,哪有那么多有道理的话来说。 

废话难道就没有一点作用吗?在我看来,废话还是有用的。一是废话好懂,浅显易懂的就有了可读性,人人都看得懂因而人人都喜欢看,看了还可以与人讨论。二是废话有益健康。从医学角度讲,人说话可以带动脸上的许多神经,使神经得到锻炼,只有说废话才找得到话来说,因而说得多了,有利于脸部神经的健康。三是可以快乐。话多的人多为外向型性格的人,善于结交,爱说笑话,也爱吹牛,活泼愉快。这大概就是那“有用的废话”的“有用”了吧! 

看了这些文章,给人的初步印象是,朱自清写《论废话》,其实这篇文章中也有不少废话,也就是说,文中真正有意义的话不多。 

废话要有用,最好的就是将口头语言变成书面语言。大凡把人的口头语言变成了书面语言,废话也就有用了。因为书面语言,特别是能流传下来下去的文章,其语言是经过提炼和规范了的,是艺术语言,去粗取精了的。 

在现实生活中,说话是有规律的。一是要有主题,围绕主题说的话才不至于是废话。二是要看对象,不是有“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嘛;三是要看情景,“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个人说话,兴趣不投,志向不一,说话就是说不到一处。 

有话则多,无话则少。话多的人一般性格开朗,豪放,但不拘小节,话多的人往往不看对象,哪怕是陌生人,也能海阔天空。话少的人性格稳重,少言寡语,但性情孤僻自傲,往往不易结交。 

人常说废话。过去熟人在路上相见,一般多问:“吃饭没有?”“吃了,你呢?”“吃了。”这就是人们常用的见面话——废话,但反映了吃饭是人的第一需要,同时也反映了那时的人们还处在温饱线上。现在,熟人相见改口了,“你好!”文明多了,但还是废话。正是这些废话,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和关系,也少了许多尴尬,看起来这些废话在实际生活中的确还是有用的废话。 

当然,朱自清先生的杂文都写于上世纪的三、四十年代,其文章是有所指的,也就是有它的时代背景,文章多用反讽的手法,暗示这时期的言论不自由,说话不能那么婉转如意,也不能说得轻松,漂亮,只能用侧面的,反面的话说了。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