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探讨争鸣>研讨评介
世纪之交与杂文
作者:李明天发布时间:2014-10-15 11:33

  从北戴河杂文研讨会到这次“世纪之交与杂文”研讨会,我参加研讨会有四、五次。每次研讨会,对繁荣与发展杂文创作,强化杂文理论研究,增进杂文作家之间的友谊,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每参加一次研讨会,都使我受益匪浅。

  在世纪之交,我们首先需要强化世纪意识。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种现象:一个时代,一个世纪或几个世纪,总有一种文学体裁,文学式样,作为文学发展的代表,创下辉煌的业绩。比如7—10世纪的唐诗,10—13世纪的宋词,13—14世纪的元曲,14—19世纪的明清小说,20世纪初叶,应该说是以伟大的鲁迅为代表的杂文。

  从广义上说,杂文是古已有之。古代杂文可以讲到宋玉的《对问》,枚乘的《七发》和杨雄的《连珠》等;从狭义上说,现代杂文是从鲁迅始。可以说,鲁迅毕生投入杂文写作。开创、铸造这一新文体的是鲁迅;把杂文推上高尚的文学楼台的是鲁迅,在杂文创作中写得最多,写的最美的是鲁迅。人们把鲁迅所处的时代,称为“杂文时代”是很有见地的。

  党的15大号召我们“高举邓小平理论的伟大旗帜,把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全面推向21世纪”。我们杂文界也应该牢牢抓住世纪之交的大好机遇,迈出新的步伐。历史正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巨变,由工业时代迈向信息时代。由于科技的迅猛发展,影视文学令人瞩目;由于数字化时代的到来,电子文学也已兴起。作为一门新兴的文学模式已渐渐被人们所关注产生,这必将对作家的创作方式和思维方式产生冲击和影响;还有其他文学式样,也必将会有大的发展。面对新的世纪,对我们杂文界来说,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机遇。有了党的15大精神的指引,有了稳定的宽松的政治环境,有了广大的杂文作者的高度社会责任感,可以期望在新的世纪,作为最具中国特色的新文学形态之一的杂文事业,必将更加繁荣昌盛,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要讲名牌,讲精品。有了精品,才能在市场上打响,赢得顾客,赢得多的市场份额。对我们杂文界来说,也得强化精品意识。杂文报刊,要讲名报、名刊;杂文专版专栏,要讲名版、名栏;杂文作品,要讲名篇。

  不是有人说“杂文只有一天的生命”吗?这话对不对呢?如果指的是一些、某些、部分,是对的;如果指的是全体,那就不对了。鲁迅的杂文是百读不厌,常读常新,它的生命力是极强的,不朽的,至少能影响几代人。当然,现在有一些杂文平淡无奇,不耐看。“杂文爱看,杂文集难卖”,恐怕与此不无关系。问题的关键,在于提高质量。

  要提高质量,出精品,需要在内容上下功夫。杂文的题材是最广泛的,但要有主攻方向。我们正在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从以阶级斗争为纲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从封闭、半封闭到改革开放,从计划经济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这个历史性转变中,对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应给予极大的关注。在精神文明建设方面,杂文完全可以发挥更大的效能,过去我们受“左”的,封建的这两个东西的苦够多了,我们要继续予以有力地批判。几千年封建主义的遗毒不能轻视,反腐败斗争还很艰巨,我们要站在反封建、反腐败斗争的前列。同时还需要在艺术性上下功夫,使思想性与艺术性相结合,逻辑思维与形象逻辑相结合,提高杂文的形象含量。有人提出写点“休闲杂文”,我认为也不是完全不可以,但杂文的主色调,是匕首,是投枪,是战斗性。杂文应该有爆发力,应该是“强刺激”。另外还需要在精雕细刻上下功夫。在提高杂文的思想深度,观察生活的细度的同时,提高文字的精确性,简洁性。

  新闻讲究真、短、快。杂文作者也需要有新闻意识。‘讲事实,抒实情,用最短的文字来表现世界。鲁迅杂文虽也有几千字的,但大多是千把字,有的只有二、三百字。过去在美国看《桥报》等报刊上的杂文,给我留下两个印象:一是题材很广泛,二是文字很精炼。以小见大,以短见长,使最少的文字具有最大的含量。杂文还应该像新闻一样讲时效,它的战斗性和时效性往往是一致的。

  (1998年9月杂文研讨会上分组发言)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