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探讨争鸣>研讨评介
缪群的杂文现象
作者:云 山发布时间:2015-01-09 17:05

  缪群同志的《冰炭不同炉》一文,原载于今年7月8日《人民日报》海外版第五版“台港澳絮语”专栏。它看似“絮语”,品则杂文。

  笔者喻杂文之于社会,犹排球场上的“短、平、快”。由于此文瞄得准,扣得有力,反响颇大。

  7月9日,台湾《中国时报》以“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短评,抨击我国统一纲领有关‘对等实体、共存国际社会’等原则”为副题、《显示中共拒承认中国为分裂国家》为正题,发表了它特派记者的“北京八日专电”。“专电”在评述了文章观点之后,指出:“据此间熟悉两岸关系的人士分析说,《人民日报》海外版这篇《冰炭不同炉》的短评文章除了再度突显出中共对台湾民进党搞‘台独’和国民党搞‘独台’分离倾向的忧虑外,还表现了中共对其所谓‘一个中国’和‘一国两制’下北京为中国政府的坚持。”至于借“《冰炭不同炉》来批评台湾企图从先分裂再到统一的作法,除了担心台湾走向‘独立建国’外,也是意图封杀台湾在统一亊务上其他的选择。”

  同日,台湾的《联合报》,也以《台湾“两岸共存国际社会”诉求无异民进党“台湾共和国”梦想》为題,发表了其特派记者的“北京八日电”,报道了《冰炭不同炉》的观点。

  应该说,“特派记者”的反应是敏捷的,感应是准确的。

  就笔者所知,缪群同志的杂文作品不算多,而其不少作品引起的反响却不小。1983年,针对“可口可乐”的咖啡因含量太高,久喝成癖,“对人体有害”,他在《新观察》第十一期发表了《未必“可口”,更不“可乐”》一文。为此,美联社驻北京记者发回专电;《华尔街日报》登出了“中国报刊对可口可乐发出了嘶嘶刺耳声”的报道;香港“可口可乐”公司老板感到“沮丧”;台湾的《中央日报》先后发表了《中共意识形态与可口可乐》、《再论中共意识形态与可口可乐》两篇评论。一九八四年,面对“四菜一汤,生意跑光”,“八菜一汤,独霸一方”的严重社会现象,他于四月十日,在《人民日报》发表了《吃风难刹之根》一文,指出“种种吃喝风的根底,总是跟一个权字分不开”。当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全国联播节目中,予以全文广播。

  1988年蒋经国依时顺势,毅然启开闸门允许台胞回大陆探亲;但台“高等法院”对郭某等在探亲时顺道做点鳗鱼苗生意,竟判决“五年徒刑”,以“为叛徒供给金钱资产罪”为名;缪群在《团结报》上发表“《暖流乍暖,寒气又临》杂文,抨击台湾当局将“陕西平民百姓被诬称‘叛徒’乃世界头号奇闻!”“戡乱”早已成为历史陈迹,“惩治叛乱条例”治人以罪,使人觉得荒唐可笑。“此正常之举竟被判罪,与法理相悖实在太远”。笔锋犀利,引起港台报刊转载评论。不久,台“高等法院”重新审理,判为无罪。回顾当今两岸关系及其影响之明显,说明事实与真理锐不可挡。

  被人称为“豆腐块”、满身长剌的杂文,一到了缪群同志的手里,为什么能产生如此“轰动效应”,被视为“中共”的观点,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所采纳?不妨把这个问号,暂名之为缪群的杂文现象,予以研究。

  现象者,事物的本质在各方面的外部表现也。从題材说,《未必“可口”,更不“可乐”》属于商品问题;《吃风难刹之根》于党风问题;《冰炭不同炉》、《暖流乍暖,寒气又临》,属于祖国统一大业问題。从观察问題的角度说,一是科学的角度,一是历史的角度,一是现实的角度。从看法说,一是分析,一是探究,一是驳斥。不同的题材,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看法,殊途同归,总汇入爱党、爱国、爱人民的巨流中。这可能就是缪群的杂文现象的本质。

  爱党、爱国、爱人民,涵盖了社会主义文艺的全部主题。缪群的杂文现象说明:在爱党、爱国、爱人民的作者心里,杂文无禁区,笔法无定法——获得了真正的创作自由。

  (康载1993年第1期《杂文界》,作者云山是崔永生的笔名。)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