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探讨争鸣>研讨评介
滴入油锅里的水
——介绍缪群同志几篇杂文
作者:云 山发布时间:2015-01-09 17:30

  举凡写杂文而能成家者,一是写得好,二是写得多,三是引起过社会反响。缪群同志大概属于后者。

  按常理,社会影响是写得好,或好而多的结果。缪群同志杂文的影响,则在乎触及了社会敏感的问题。

  1957年春,他在人民日报发表的杂文处女作《设宴种种》,掲露一些人进城后,巧立名目,大摆宴席,吃暍成风的问题,指出这是“败家子行径”。文章是为响应勤俭建国号召而写的,只是摆亊实,讲道理,并无惊人之语,但由于其较早地提出了问題及其危害,竟引起世人瞩目,香港不少报刊还予全文转载。为此,“反右”时,作者受到了“帮助”。短文的影响和后果,均为作者所未料及。

  1983年,美国官方对饮料“可口可乐”进行化验,公布结果:“可口可乐”的咖啡因含量太高,久喝成瘾,“对人体健康有害”。然而在我国,竟有人为“可口可乐”大吹大擂,大做叫好广告。针对这种反常现象和心理,作者在当年《新观察》杂志第十一期,发表了《未必“可口”,更不“可乐”》一文。对那些“在执行对外开放政策时忘乎所以,作那些不利于民族经济的事”的人们,给予了斥责。一石激起千层浪。这篇不及千字的短文,竟使美联社驻北京记者发回专电,香港“可口可乐”公司老板感到“沮丧”,美国《华尔街日报》登出了“中国报刊对可口可乐发出了嘶嘶剌耳声”的报道。台湾的《中央日报》也不甘寂寞,先后发表了《中共意识形态与可口可乐》、《再论中共意识形态与可口可乐》两篇评论。此后,全世界一百多国家和地区的报刊,都就可口可乐发出各种议论和报道。

  我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之后,有些人钻政策的空子,在社会上又刮起了一股吃喝风。1984年4月10日,作者面对“四菜一汤,生意跑光”,“八菜一汤,独霸一方”的严重情况,在《人民日报》发表了《吃风难刹之根》一文。他在文中例举了新时期“种种更为恶劣的吃风”之后,指出:“探究这种种吃风的根底,总是同一个权字分不开”,点到了问題的关节。作者从“酒肉是非”的吃风日盛而不可遏中,透出“蝗食以尽”,社会可能由此盛极而衰的深深忧虑。当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全国联播节目中,广播了此文。在我国,这是少有的例外,恐怕算得上是杂文的殊遇。同年11月27日,《杂文报》作了转载,并同时发表了“切中时弊之文”的评论。

  饮食男女,生活所需,人之常情。中国人受儒家思想影响极深,一向耻谈男女,崇尚饮食,因此饮食文化特别发达,堪称世界之冠。西方人粗于烹饪,追求男女,故尔男女文化发展到“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地步。半路杀出个“爱滋病”,这无疑是对男女文化的沉重打击,但亦未尝不是塞翁失马,使男女文化从恶性发展中,回到良性发展的轨道上来。饮食文化可以使人享尽“口福”,延年益寿,培养出无数“美食家”来。那些用公款培养出来的“美食家”,欲海无穷,可能把饮食文化引入歧途,败坏社会风气,阻碍社会发展,进而导致饮食葬送文化。缪群同志杂文抨击时弊的内容是多方面的,而从《设宴种神》、《未必“可口”,更不“可乐”》和《吃风难刹之根》等引起社会反响的杂文看,都是从饮食的常情中,找到了“蝗食”的异常问題,向人们提出了“蝗食以尽”的警吿。

  缪群同志宽于待人,严于律己,是中国传统文化培养出来的忠厚长者,看上去不具杂文家的眼光和敏锐感。然而,正是这样的忠厚长者写出的杂文,如水滴入沸腾的油锅里,引起了社会反响,这可能就是其深刻的社会意义所在。由此,我想,愤怒可以出诗人,愤怒也可以出杂文家。他对“蝗食”的愤怒,出于对党和人民的挚爱。他的杂文,是爱与怒撞击的火花。

  (原载1989年第2期《杂文界》)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