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探讨争鸣>各抒己见
“养廉”之说何错
作者:王一心发布时间:2014-05-04 17:21

                  

  并无附骥名人之心——倘若罗金声同志的意见与千家驹先生关于“养廉”之说大体无差,我也一样拥护;然而,他于1988513日《杂文报》一文中道出的看法,却恰恰相反。

  鄙人自认为也属罗文所言“才疏学浅,孤陋寡闻”之辈,肩膀儿一般齐。不过我却以为,“养廉”之说既符合唯物主义命题,也合乎实际,而罗文对千家驹先生的批评,则不能成立。

  人类,首先需得吃、穿、住,然后才能从事其他实践活动。这话不管谁说的——许是马克思罢,终归没错。如果理解无误的话,鲁迅先生所言“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也有这个意思。想必,罗金声同志和他人一样,同食人间烟火。不能回避行将成为“公务员”的人们的物质利益和生活水准问题,以及与此有着直接联系的心理状态、行为方式等。

  无须讳言,时下党政干部主要是中层和基层干部,生活清贫,阮囊羞涩;既无经商致富、“有偿服务”之途,又难抵挡物价轮番上涨的轰击,所赖支撑唯有觉悟。正如重视教育就不能忽视教师待遇低下的问题一样,“为政清廉”也须解决为政之人的生计。

   穷,未必贪,但难保不是滋生“贪”的土壤;富,未必廉,却是保证“廉”的一个条件。

  《慷慨歌》云:“贪吏而不可为而可为,廉吏而可为而不可为。贪吏而不可为者,当时有污名;而可为者,子孙以成家。廉吏而可为者,当时有清名,而不可为者,子孙困穷被褐而负薪。”这首两千多年前的歌谣,够深刻了。

  我们为什么不能创造条件,使那些奉公守法的人摆脱“被褐而负薪”的窘境?难道要以“穷”来证明党性原则的存在?莫名其妙。

  我以为罗文有个不小的缺陷,就是忽略了人——生活在现实之中的活生生的人。“公务员”同样面临着妻儿老小、柴米油盐的问题。

  如何形成清正廉明之风?一个够让人头痛的问题。过去我们靠教化,当然不能否定道德教化的作用,可“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呀。且不说我们的道德教化常常脱离经济条件,就是不脱离,便能使人“清廉”么?

  后来又加了一条:法治。以法治政,总还有效罢。“以理喻之,以法严之”,可谓双管齐下。不过理也好,法也罢,都解决不了“廉吏”的问题。他们“晓理”、“守法”。

  所以,还得有一条,“养廉”。不让好人总是吃亏。否则,倒真可能引起“好人变贪”的问题。

  千家驹先生的三条意见,即“养廉”、法治和舆论监督(当然包括道德教化),是连贯一体的,不应断章取义。他为何把“养廉”放在首位?我猜想可能是考虑到了观念障碍的缘故。譬如罗文便是证明。

   

          (《杂文报》1988722日第199期)

  附注(百度百科):千家驹先生住院期间和去世后,李瑞环丁石孙王兆国费孝通等领导同志和全国政协、中共中央统战部的领导同志以不同方式表示了慰问和哀悼。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