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探讨争鸣>各抒己见
“官不聊生”牢骚,给官员什么警示 等两篇
作者:劳木发布时间:2014-05-06 15:47

    有个新词最近见诸媒体:官不聊生。其来源是中央着力反腐和实施八项规定,使一些官员感到被套上“紧箍咒”,这也犯忌,那也违规,官当得很不自在,有人因此口出“官不聊生”的怨言。

  这话虽有些夸张,倒也是真情流露,表明有些官员平时不三不四惯了,有点约束就觉得受不了,就喊怨叫屈。十八大以来的反腐倡廉举措,有两点特别让有的官员招架不住。一是面宽力度大,老虎苍蝇一起打,不论官大官小,谁犯事都难逃惩治;二是反腐行动不像阵风而似波浪,不是刮一下子就过去,而一是一波一波不停息。据报道,十八大后已有20名省部级官员落马,截至去年9月,超过10万名官员被惩处。这些数字无疑很具威慑力。

  “官不聊生”的牢骚虽出自个别官员之口,却有相当代表性,从反面给为官者提出有益的警示,以下三点尤应记取:

  其一,当官就别想发财,想发财就别当官。这一直是人们心目中理想的官场规则和衡量官员优劣的标准。当年,黄埔军校门口曾有一幅对联:贪生怕死莫入此门,升官发财请走别道。洋溢着理想主义和革命精神。如今,在一些发达国家,当官不能发财,已成题中之义,甚至当官倒贴钱的也不乏其例。最新的例子是,刚卸任的纽约市长布隆博格,在巿长任上8年,分文不取,还搭上数亿美元。能如此行事当然有个前提,得特有钱,因此没法克隆。上述情况提醒为官和想步入仕途者,如果还抱着“升官发财”的念头不放,太落伍,迟早要栽跟头。

  其二,与从事其他行业的人相比,当官权力大,有威风,但受到的约束最多,被监督最严。约束和监督来自种种法令、纪律、制度、规定,来自全民和媒体。从某种意义上说,官员是众目睽睽下的“笼中人”。这就要求他们廉洁为官,谨慎做人。如果不打消诸如当官可以随意发号施令、为所欲为、颐指气使、贪赃枉法等歪想法,早晚要吃苦头。

  其三,公务员队伍由社会精英组成,要求其成员心智高,大局观强,有较强的行政执行能力,个顶个,不滥竽充数。一行有一行的要求,有人在别的领域也许如鱼得水,但天生不是当官的料。“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如果不顾自身条件和兴趣所在,一窝蜂地向公务员队伍里挤,此种短视做法不可取。要明白,公务员这行越来越不是铁饭碗,被淘汰和自行辞职将成常态。

  听到“官不聊生”的抱怨,作家郑渊洁的父亲写了个微博,其中说:吾儿多年前说过,“当官的舒服度越低,老百姓舒服度就越高。”如果有一天许多人都不钻营当官了,老百姓肯定安居乐业。老先生企盼的这一天应该会来。要是官员们都遵循正确的为官之道,适应崭新的官民关系,这样的情况将不难看到:官员心情舒,百姓安居乐业。 

 

 

                 还没到“官不聊生”这一步

                              毛建国

    除了严肃整治“会所中的歪风”的新闻外,这几天与官员有关的新闻还有很多。比如,行政诉讼法在颁布实施20多年之后面临首次大修:行政机关将不得干预、阻碍法院立案;将扩大受案范围,可口头起诉;异地管辖后,有望减少行政机关干预审判;不执行法院判决的,可拘留行政官员。日前出台的《中共广东省委常委班子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整改方案》明确规定:各部门召开本系统全省性工作会议,每年不超过1次;省委书记、省长出国(境)每年不超过1次等。这些新闻都与官有关,都给官员戴上了“紧箍咒”。受此影响,很多官员感慨,现在官不好当了、当官没意思了,甚至有些官员还生出不小的怨气 

  有人讲,“官不聊生”是一种进步。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就认为,官不聊生是判断发达还是不发达的一个标志。这一方面说明自八项规定出台以来,反“四风”的成效开始逐步显现;另一方面也意味着,过去对官员的监督和约束相对较松,使一些官员把滥用公权力当作家常便饭。随着权力一步步被关进笼子,估计还会有更多的官员觉得不自在。 

  但是,“官不聊生”这一用词很不准确,而且有点矫情。现在的情况真到了“官不聊生”的地步吗?分析这两天的几则新闻,整治“会所中的歪风”,指向的是奢侈浪费甚至是权钱交易权色交易;行诉法大修,对准的是“”中一些不合理现象;对出国进行限制,针对的是社会热议的“三公支出”……无论从哪一方面看,这些新闻对应的内容都是不该发生的,都是老百姓反响强烈的,都是影响党和政府健康形象的,都是与现代政治要求相背离的。 

  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尊重法律尊重民意,这些本来都是官员应该做到的。一个官员只有达到这样的要求才有资格为官,做不到这些根本就没有资格为官。某种意义上说,这和道德领域一个公民不偷不抢不讹人、市场领域一个企业不黑不诈不昧良心差不多,这只是一种底线要求。达到这个要求,未必饿死人;达不到这个要求,必然依法惩处。事实上,按照德能勤绩的标准,对照身上肩负的责任,官员需要做的还有很多。现在权力刚开始被关进笼子里,便觉得不爽不安,就担心“”一去不返,恰恰说明一些官员有着不健康的权力观。 

  非治不可,“公费出国”不管不行,“畅通民告官”势在必行……不是官不好当而是本就该这样,不是官不聊生而是为官常态。官不聊生是进步,但现在还远没到这一步。把这理解成“官不聊生”,感慨“官不好当”,这不是矫情又是什么?必须看到,随着反腐败不断深入、反浪费不断加码,权力一步步被关进制度笼子,官员要做的还有很多。即使如此,依然只是底线,并非拔高要求。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