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探讨争鸣>感想体会
鲁迅杂文管窥
作者:蒋元明发布时间:2014-05-13 15:47

 五四运动,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分水岭。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一场文化革命,开创了白话文时代:这之前,是“之乎者也”,之后,就是写文章跟说大白话差不多。鲁迅的《狂人日记》,开创白话中篇小说的先河;他的《孔乙己》、《故乡》、《社戏》、《祝福》等,则是白话短篇小说的先锋之作;他的散文《从白草园到三味书屋》、《阿长与<山海经>》、《藤野先生》则白话散文的名篇,而散文诗《野草》更是新诗的报春使者;还有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至今仍然是文学研究者必读的经典。鲁迅还在考古,美术、书法等方面卓有建树。鲁迅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主将,不是哪一个封的,是靠他的历史影响和他的不朽作品说话的。

但鲁迅之所以为鲁迅,最主要还是因为他是现代杂文的宗师。鲁迅把几千年的杂文来了一个思想和艺术的革新,开创了杂文的新纪元。

 关于鲁迅杂文的评价,学者评论家已经说得很多了。我不再重复。我只想说明一点,从鲁迅的创作和人生道路来看,鲁迅是现当代知识最渊薄的一个人;鲁迅也是个天分极高的人,是个天才;他经历很多,阅历又广,看惯了“城头变幻大王旗”,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社会大变革、大动荡的时代。简而言之,鲁迅以他渊博的知识、天才的智慧加广博的阅历为原材料,放在一个非常动荡、非常变革的社会大熔炉里,才铸造出一把无与伦比的杂文之剑!这把利剑之锋利,之精制,就可想而知!

 前些年出土的越王勾践的宝剑,已经2000多年,依然寒光闪闪,削铁如泥,因为这宝剑不是一般人所造,是当时的铸剑大师的杰作。鲁迅杂文之剑,光芒四射,锐利无比,是无法复制的,是唯一的。

 毛泽东是一位历史伟人,也是一位知识极其渊博的大学问家,光是厚厚的《二十四史》、《自资通鉴》,他就看过几遍,一般人谁能做到?这样一个有学问的伟人,一生最推崇的一个人,就是鲁迅!

  鲁迅逝世后,毛主席的评价是:“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是“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诚、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

 毛主席这样高度评价鲁迅,绝不是政治家的策略,而是心灵的沟通。这叫英雄惜英雄。鲁迅逝世后不久,毛主席通过关系搞到一部刚出版的《鲁迅全集》,就放要他延安窑洞的案头上,一有时间就读。转战陕北,生死难料,中央都分成两班人马,随时准备牺牲,什么东西都丢了、埋了,唯独这部《鲁迅全集》毛主席一直带在身边,一直带到北京城。毛主度一生出过两次国,都是去苏联。带的书就有鲁迅杂文。有一次,他正看书入神,身边的工作人员催他吃饭了,他说再等等。最后合上书,毛主席感叹地说,真是好文章啊,鲁迅说得好啊。毛主度认为“鲁迅后期的杂文最深刻有力”;到了晚年,他还要求党的高级干部“读点鲁迅”,也就是读点鲁迅的杂文。可以说他一生对鲁迅杂文情有独钟!

    鲁迅生前被青年人誉为“导师”,跟他很近的巴金、黄源、胡风、萧红等都是一时的青年才俊,《纪念刘和珍君》更是鲁迅先生用血和泪写成的悼念青年学生的不杇文字!鲁迅的心和青年人是相通的。

    建议同学们,读点鲁迅,做一个对社会,对民族有用的人!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