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探讨争鸣>感想体会
说说文史类杂文
作者:王一心发布时间:2014-05-15 10:28

   

    我所说的文史类杂文,就是说古论今,以典章史籍诗赋词曲笔记小说之类为底色蓝本,敷陈妙漫,云卷云舒,暗浇块垒,警世醒人。

   应当说,这样文章在杂文文体之中占有重要位置,独树一帜,形成峰派,历久弥新,代有人出;读来心旌摇曳,赞叹不已。仅凭记忆,不免挂一漏万,列举改革开放之后比较有影响力的作家,如黄裳、牧惠、邵燕祥、曾白融、杨子才、王春瑜、郑怀义等等。看他们所写的文史类杂文,当然是比较好的作品,杂文作家最难篇篇水平整齐,一言以蔽之,确实是一种美的享受!杂文多奇文怪文,也有美文,好的文史类杂文就是。这类杂文,并非没有自己思想,恰恰相反,正是作者出入历史、观察现实、深邃思考的结果。不过观点的表露,散见于字里行间而已,也最耐人寻味。

  人们时常议论时评与杂文之优劣长短。其实时评命短,杂文年长,大抵因之于术业不同,本是不足怪的。而我看到想到的是,文史类杂文与其他文体类杂文的比较;比之于后者,前者更具独特魅力,似乎也可以活得更久远一些。这一看法,不知是否成立?记得25年前,即1987年,我为北京日报与北京市杂文学会合办的北京杂文版首任编辑,编发邵燕祥杂文《怕说红楼》,初读不禁叫绝,文章居然可以写成如此!如果说他的《打儿子论》文主要得益于其慧眼独具的话,那么此篇足见于他的读书功底深厚和擅作引类连发之想。同事李乔2005年所送所著《人在史中》,选50余篇文史类杂文,发思古之幽情,砭当下之时弊,篇篇精彩耐读,至今不觉过时。

   这也难怪,当今文史类杂文和中华传统文化一脉相承。刘勰所说的或典、诰、誓、问,或览、略、篇、章,或曲、操、弄、引,或吟、讽、谣、咏,总括其名,并归杂文之区,是很有见地的。杂文确如鲁迅所言古已有之,代代因袭,各领风骚,传承至今,影响甚大。千年文化,万卷书章,为今天的文史类杂文创作打下了非常深厚的基础,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或可言之,目下此类杂文,于杂文文体当中堪称正宗嫡传,由此方得广大读者的青睐喜爱。

   自不必说,文史类杂文难写,好的文史类杂文更是难写。我于1987-1989年当杂文编辑两年间,暗叹难见。据我所知,很多好的文史类杂文,其实是大方之家皓首穷经、苦研治学的边角余料。这些饱学之士将研究学问、著书立说之外的知识,用于杂文创作。这样写作对于他们,驾轻就熟,游刃有余;而对一般我等,自是难学;也劝年轻作者,量力而行。只是今年元始,我又重操旧业,兼职北京杂文专版责编,心有不甘,搁笔二十余年后再行写作,即《杂文选刊》本期所收《警惕如此帮衬》,以期抛砖引玉,如此而已。

             (为《杂文选刊》20125月上旬版约稿而作)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