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探讨争鸣>感想体会
可能也是缘分
作者:王一心发布时间:2014-05-15 10:30

   说起杂文,可能也是一种缘分;中断了25年,现在又续上了。

   1979年我上大学时为校刊写了篇杂文,灵机一动,抄投给了北京日报,竟得到该报理论部陶一凡热情洋溢的回信。虽然我应邀前去而他恰好出差没见上面,稿子也就没有再改,但我意识到,这张报纸重视作者。4年之后我怀揣着那封回信到北京日报求职,居然成功,还就分在了理论部。主要因为当时报社和部门领导李志坚、孙永仁情真意切的扶掖鼓励,我才开始为自己报纸自己版面写点杂文,1985年成为北京市杂文学会第一批会员。1987年,又在部门主任孙永仁安排下,我担任北京日报与北京市学会合办的北京杂文专版首任编辑,办版和向外报刊写文两年。同时,兼职担任没有拿过一分钱报酬的学会首任办公室主任。

    那两年,真没觉着办版发杂文怎么难,印象没有被撤过一次稿,当然所说未必准确。仅凭记忆,发过如李欣、李锐、余心言、冯英子、邵燕祥、牧惠、谢云、刘征、东耳、李庚辰、东方既白、康凯、缪群、冯并、陈小川、米博华、蒋元明、甲乙、张聿温、杜卫东、刚健、楠客等佳作,名单恕难一一列举。比较有成就感的是,具体组织和运作了首都17家报刊青春宝杂文征文活动,仅看17家报刊这一数字,似应可知活动的影响和其难度。赞助方是会长胡昭衡联系的杭州第二中药厂。颁奖会时,时任国家文化部部长王蒙到会,记得他来晚了,大家都开始举杯了,但他还是即席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另外,我还组织和联系杂文学会成员,分别与科技日报、中国人事报、人民建材报、北京法制报等合办过各一次的杂文专版。两年间,承蒙李庚辰、冯并、米博华、吴志实、徐景春、盛祖宏、许锦根、罗荣兴、史占旗、杜卫东、刘绍楹、郑琅等编辑帮助,自己也发了数十篇杂文和一些言论文章。19896月起,所在理论部安排我不再办北京杂文版,后来个人因“新基调”盛行而一度想退会,甚至写了书面文字,也基本上不再写杂文了。其实,杂文对于我来说,是拿得起、放得下的。

    近些年由于学会领导,特别是我的老领导黄华昌和学会副秘书长、报社同事杨子等的看重,动员我参与了学会一些工作;后来事先经李庚辰、黄华昌与我几次交谈,最终我同意做学会秘书长;20122月,学会新届理事会如此选举。因为杨子退休、报社人手偏紧,我还自告奋勇并经批准兼职办起了久违的北京日报杂文专版。接手的主要考虑是,报社曾有停办杂文版的说法,自己内心不希望这个版被停。如果从1987年我创办北京杂文版算起,至2012年,时间竟已过去了25年!

    说实话,在大学为教授的老婆不赞成我当学会秘书长;接手其职的主要原因是看情面了。入门后才知道学会事务极其繁杂,仅一个兼职人员张女士还说不能干了,当时用“内忧外患”来形容也不过分,而我还是北京日报一个编辑部门的主任,所在部门主要承担报纸舆论监督之责,容易出错,责任很重,分身乏术。但当一天和尚,就要努力撞好一天钟吧。

    关于学会,我想到这么几点,不知是否可以:一是咱们学会工作应以北京精神爱国、创新、包容、厚德为引领,这八个字概括得比较全面,内涵也比较丰富,具有指导意义,可操作性也强。二是既充分肯定和发扬学会已往所取得的成绩,又要正视自己不足并依据客观条件尽可能地予以弥补。三是要尽量体现以会员为本,充分调动和发挥会员们的积极性,活动多想着点会员。尊重人、关心人、支持人、理解人应成为学会起码的理念和共识。

     都说世风日下,都说讲真话难。在下当与人为善坦诚相见

                                               (本文为学会会刊写,刊此略改)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