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探讨争鸣>感想体会
从《血战腾冲》想到作家责任
作者:李庚辰发布时间:2014-09-23 15:50

听说《血战腾冲》写得不错,找来一读,果然好看。

小说写是1942年至1945年我国边城云南腾冲从沦陷到光复的故事。这座俯瞰怒江、被高黎贡山三面环抱的边境小城,在抗日战争的历史上,为中华民族不屈不挠、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与过往看到的抗日小说不同,这部长篇完全是依据真实的历史写成的,人物有模特儿,故事有依据,跌宕起伏的情节中镌刻着真实历史的印痕:面临日军入侵,国民政府腾冲县的县长也曾激昂慷慨,表示要保境御敌,而当日军真的杀来时,他却拋民弃城,逃之夭夭。倒是具有强烈爱国心的读书人张问德不负众望,挺身而出,责令逃跑的县长交出县印,主动扛起了带领腾冲人民坚决抗日的大旗。在你死我活的抗日拼杀中,腾冲百姓以国家兴亡民族续绝为己任,奏出了一曲曲响遏流云的正气歌。这里,有年过60,毁家纾难,团结上千乡民聚众训练,创建抗日武装,与敌决战到底的刘楚湘;有为掩护部队转移,与日军战至弹尽粮绝,被残暴的日军活活煮死而而决不屈服的赵国良;有攻城时用身体顶住炸药包与敌同归于尽的陈楚义;有利用亲近日军的机会而盗出其枪炮子弹送给抗日武装,被汉奸出卖后投入油锅中骂敌而死的吴国平;有冒死掩护抗日武装女侦察员的张德辉夫妇,有临刑前将攻城密图画到手臂、为攻城英勇献身的18岁女青年张丹青,等等。尤其少见的是,在光复腾冲的决战中,冲锋陷阵的抗日武装身后,竟有倾城出动的无数腾冲百姓,他们临危不惧,在炮火硝烟、枪林弹雨中为抗日战士呐喊助威,姑娘媳妇们甚至迎着敌人的炮火高唱抗日歌曲,同仇敌忾激励我抗日将士,这在战争史上可谓今古奇观!可以说,腾冲抗日健儿,人人堪称民族英雄,每个抗日故事都是一座不朽的丰碑!他们奋勇杀敌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他们万难不屈誓灭强敌的冲天豪气,正是中华民族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我一边捧读这荡气回肠的英雄故事,一边在想,这样一部充满血性、充满正能量的小说。一定是充满血性、充满爱国激情的作家才能写得出来。事实上,作者沉石正是这样一位资深的军旅记者和作家。我读过他几部小说,除了《血战腾冲》,还有《谍杀》、《黑色马六甲》等,都是怀着严肃的历史使命感写战争,怀着满腔热情写英雄,而又无不血脉贲张,正气昂扬,惩恶伐罪,情切义张。据了解,为写《血战腾冲》,他深入高黎贡山,在蜿蜒曲折的山间小道上,冒着电闪雷鸣,倾盆大雨,走村串户,一点一点寻觅抗日先烈的轶闻轶事;写《谍杀》时,为了弄清和验证日军C作战计划的细节,他深入太行山,靠着手杖和双脚,在崇山峻岭间穿云破雾,翻越攀缘,涉艰履险中,曾差点坠入万丈悬崖;写《黑色马六甲》,他不顾安危,化妆深入海盗之中,以生命作抵押,与海盗共处和周旋。正是如此的深入生活,正是如此的刻苦玩命,才成就了他的一部又一部作品。

写到这里,不免想到我们的某些军旅作家。他们身为军人,穿着军装,本来姓,理应多写军事题材作品,为部队建设服务,这才名副其实。然而,一个时期以来,一些军旅作家似乎忘了自己姓什么,身在军营,却从不深入部队生活,不撰写军事题材作品,专写与部队建设关系不大的男女婚恋之事,偶尔笔涉军旅,也要塞进诸多男欢女爱,打情骂俏,家长里短的佐料,似乎离开了这些,就无东西可写,即使写了,作品也无人问津。有的甚至热衷于商业炒作,钟情于作品的商业价值,把写作当成了赚钱的买卖,唯钱是举,唯利是图,俨然成了码字匠文字商故事小贩。他们忘记了军旅作家的职责,丢失了军人的阳刚,缺少了军人的血性,辜负了全军将士的期待。

读《血战腾冲》,想到了作家的责任和担当,想到了作家的血性和气度,想到了军旅作家要姓和写,想到这些,说起这些,谅不会是多余的话吧!。

 




邮件往来无需注册,高速商务模式等你来。
手机号即邮箱号,邮件、短信同时到!
了解更多>>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