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首都学界动态
《北京杂文》2014年编辑小结
作者:王乾荣发布时间:2015-01-09 16:01

  

  在会员、作者和读者支持下,在段柄仁会长、朱铁志指导和杨子主编领导下,《北京杂文》在2014年取得了一点成绩,共出版4期,发表各类稿件191篇。现将编辑情况概述如下。

  一、唱响主旋律

  段柄仁会长的《寄语》,计有《做改革的弄潮儿》《顺应“微时代”》《杂文三忌》《杂文应是护法器》,共4篇,置于每期刊物最前面,短小,言简意赅,主旨明确,是我刊的标牌栏目,也是本刊唱响主旋律的领唱和强大音符。

  李景阳先生说,段会长的《寄语》,就是《北京杂文》的“社论”,有开玩笑的意思,但也说明,在杂文创作方面,《寄语》具有适时性和高屋建瓴的指导作用。比如段会长在《寄语》中说,杂文家“要做时代的弄潮儿”,“做改革清障破阵的尖兵,擂鼓打气的先锋”,杂文写作必须戒掉“跟风、媚俗、不讲理”三大弊病,“杂文理应颂法、用法、护法,为社会公平正义做出贡献”,等等。

  我们办刊,正是遵循了段会长提出的这些原则。我们虽为内刊,所刊杂文及与杂文相关的文章,虽然以针砭时弊为侧重点,但是无不体现着“抑恶扬善”主旨,是主旋律中的优美和声。

  二、坚持多样化

  这是本刊的一贯风格,即“杂而有章”,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体裁多样化

  对一本杂文杂志来说,发表杂文作品自然是“主项”。今年《纵笔》栏,每期发杂文十四五篇,以会员作品为主,4期共58篇,占全部191篇稿件的13强。

  另《观念》《争锋》《谐园》《品鲁》《鉴赏》《名家》《反刍》《边角》《征文》等栏文章,很多本身即是杂文。如此,则杂文作品在《北京杂文》中,无疑占了绝大篇幅。

  其他还有消息、漫画、摄影、轶事、笑话、打油诗等样式——这些文章或图片,与杂文关联密切,搭配谐调,并不是硬邦邦加上去的。

  2、内容多样化

  这里有鄢烈山、朱大路、宋志坚关于杂文思想性和艺术性方面的深层论说;李景阳、潘多拉、许家祥关于杂文文体的辨析;杨学武、蒋元明关于严秀、邵燕祥、吴昊等杂文前辈以及吕钦文关于基层杂文作者秦泽忠等的人物谱写;孙立平、谢泳、郑也夫、阮直关于社会观念、社会热点的争辩;笨小编等的名文赏析、旧文新解;陈四益、叶延滨、朱大路的杂文往事和杂文人物回忆;等等。这些内容,称得上品种繁复、丰富多彩。

  3、作者多样化

  本刊作者,既有杂文老人、杂文名家,也有杂文新人以及传统意义上名气不大的作者;既有本会会员,也有全国各地杂文作者和杂文爱好者。对于作者,我们“无问出身,不讲位分”,一视同仁,但因本刊是北京杂文学会会刊,所以采纳本会会员稿件,自然偏多。

  本刊还设置了推介杂文新作的《书香》栏,以及《编读》《桥梁》《闲情》等增进编辑与作者和读者沟通的栏目。任何作者,均可给除了《寄语》的所有栏目投稿。

  4、文风多样化

  杂文归类于讽刺文学,这类作品最不易板着面孔说教。本刊包容各种风格,尤其看重作品的趣味性和可读性,力求篇篇具有独特俏皮而引人入胜的魅力。我们有意选登具有幽默气息特别浓郁的作品以为“样本”,如鲍尔吉原野的《冷幽默》、刘齐的《世上只有两种语言》和佚名作者的《北京记趣:多余的一句话》等等——这些篇什都十分机智搞笑,又意味深长。

  上述这些,无不体现着本刊所标示的“创作、探索、赏析、联谊”这四大功能。

  在今年5月上海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年会上,我们捎去的100多册《北京杂文》,被与会文友一抢而空。文友评论本刊,说除了大气、深刻,就是好玩。“好玩”,这是对本刊最具情味和最善意的嘉奖。我们将沿着这条路子走下去。

  三、我们的不足

  1、质量有待提高

  作为一份内刊,发行量有限,稿酬微薄,很多重量级作者,是不屑于投稿的。我们约稿,时有为难情绪,缺乏韧劲。所以本刊所登叫得响的、具有轰动效应的重头文章嫌少。这是今后亟待改进的一个方面。

  2、编校错误

  本刊指导朱铁志审稿把关甚严,对送审清样中的各种错讹,包括错误标点,都一一做了改正,作为编辑,我们深感不安和惭愧。

  今年出现了两处奇怪的错误,一处是将一位作者姓名弄错,另一处是把一篇小文重发一次。署错姓名近乎冒犯;一个孩子不能被生两次——这两个错误,是不可原谅的,在此向作者和读者深表歉意。

  尽管我们仅仅四个人编一份“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刊物,尽管我们不得不一人而往往兼有约稿、选稿、编稿、一审、二审、校对、编务、制作等多重身份,我们也不能以此为自己错误的借口。今后一定精心编辑,认真校对,减少错漏,并请大家多多批评指正。

  《北京杂文》编辑部 

   20141225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