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文家风采
身怀诀窍王端阳
作者:雷长风发布时间:2015-05-28 19:28

  在诸多的杂文作家中,王端阳算不上是著作颇丰的大家,但只读了一年初中的王端阳,居然在全国的80余种报刊上发表了杂文随笔600余篇,累计百余万字,出版了《灯下拾穗》、《凳上思絮》、《凭窗感悟》等五本杂文随笔集,已跻身为省作家协会会员,省杂文学会常务理事。

  王端阳为啥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据他的朋友蔡星天撰文说,王端阳身怀绝技,手握绝招,多年来写杂文坚持三点:“身边事儿,有点趣儿,千把字儿”。

  身边事儿,人人都有,重在发现与生发。他在多年的组织部门考察工作中,常发现领导班子成员有的很会当配角。他由一次看篮球赛引发联想,写了《补篮》,刊发在《解放军报》和《吉林日报》;他针对个别领导班子内部不能正视问题,避重就轻,写了小品文《“某”字篇》,《讽刺与幽默》刊发后,令读者忍俊不禁。还有,一次单位组织横渡长岭湖,他游至湖心时忽感体力不支,便忙向同伴求助,事后以此为引子写了《来吧,帮我一把》,发在《哈尔滨日报》组办的杂文征集比赛中获奖。他说,有些杂文的引典虽不是身边的事,可引古是为了论今,落脚点还是身边的事,引用得好同样能使读者环顾左右,诱发联想。

  有点趣味,是说杂文要让人家愿意看,看后能留下深刻印象。趣味与幽默源于生活的悟性和灵动,一篇杂文里能恰当地运用点趣人趣事趣语,会让人过目不忘、余味无穷。他每年到上级参加年终总结会时,都会看到参会者返程时携带的奖状、奖杯、锦旗甚多,为减轻负担,有的干脆把镜框留下,只带回奖状。于是他写了《想要开个店》,说开个奖品回收店既能赚钱,还能给与会者减负,文章发表后许多读者称道他用幽默和洗练方式鞭挞了奖励滥象。

  简短精炼,是杂文的又一特色。1987年,王先生参加了为期一年的杂文创作函授学院高级班学习,导师储瑞耕在批改他习作时,一再强调他要把文章写得短些,最好是千字文。打那起,他的杂文就基本控制在千字左右了。他认为的好处是,人家拿着报纸,背靠着电线杆或是坐在马桶上,用两三分钟就可把你的小文看完了;一本杂文集,翻到哪里看哪里,风吹哪页读哪页,多好哇!当然,短也不是绝对的,有些文章,得长且长。须记住的是,短杂文也不是谁都能写好的。

  王端阳1947年出生于湖北省天门市一个农民家庭。有过28年的军旅生涯,转业到企业后从事高管工作,直至退休。有趣的是,他小时候最喜欢的是写诗歌而非杂文,曾有诗作被编入小学《乡土教材》,还冥冥中自我陶醉过:“莫非自己与那个大诗人屈原有点瓜葛?”他参军时正赶上文革,在他不知“三家村”在哪里、邓拓为何人、杂文是何物的情况下,竟口诛笔伐起“大毒草”《燕山夜话》来。文革后,他出于好奇,特地买来了从未读过的《燕山夜话》,想欲探究一下“毒”在哪里。不承想,这部通篇撰述人文历史、自然科学、名人掌故、民俗风情等知识,传承中华民族灿烂文化,倡导社会主义新风,针砭社会丑恶现象的经典之作,用现在话说,弘扬的全是正能量!尤其是,所有文章短小精悍,亦庄亦谐,妙趣横生,让他顿然迷上了杂文文体。

  王先生酷爱短杂文,还有另一原因。他那时所在的部队非常重视通讯报道工作,对上稿有硬性指标。可他因职责分工所限,无法做到经常采访撰写稿件,只能将自己的所感所想写成时评、小品文、杂文和随笔。因此,写短文习惯逐年养成,日臻成熟。

(雷长风)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