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文家风采
冰城丁香靳国君
作者:雷长风发布时间:2015-05-28 19:29

   羊年春节前夕,收到黑龙江杂文学会常务副会长王惠民老兄寄来的快递,打开一看,是他们为本省杂文作家出版的一套丛书,最上边一本,就是《品读靳国君》。原来我对靳国君并不太熟悉,欣然翻阅后,从27位述评者的字里行间,获取到如下信息:

  靳国君,1963年大学毕业,曾任《黑龙江日报》副总编,黑龙江省出版局常务副局长、党组副书记,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省文联主席、党组书记。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高级编辑。中国作协会员。出版《思之可也》《人世浮想》等杂文、散文集多部。

  靳国君在其杂文《哈尔滨是座什么城》中,写了一首小诗:“街头簇簇紫丁香,一夜风雨着红妆。新蕾偏喜枝头立,老干犹自花底藏。嫩蕊含羞红裙短,绿叶有情笑意长。阵阵幽香知人意,散入千家报春光。”我欣赏这首诗,觉得靳国君的杂文就是一簇紫丁香。

  读他文笔犀利,痛快淋漓的杂文,能体悟到他乐观、开朗的性格和一片赤子情怀。2005年,多家媒体报道,有的新编语文教科书删除了《狼牙山五壮士》一文,靳国君情不可遏,写出《默默告别狼牙山五壮士》,怒目诘问:“全世界最热衷修改教科书的是日本。日本右翼不断修改教科书是为了篡改二战侵略史,为了篡改侵华史……令人不解的是,我们为什么要把《狼牙山五壮士》从语文课本中删除呢?”他对有关主编答记者问的“理由”,剖析其伪,驳斥其错。此文在《黑龙江晨报》发表后,激起读者的强烈共鸣,当天就有多位读者先后给靳国君和编辑部打电话,说这篇文章写出了他们的愤懑。

  他的杂文,常常聚焦于社会的热点、难点、疑点问题,抽丝剥茧,由此及彼,深揭要害。在本世纪初,他对中国足球界“打假球,吹黑哨,使黑钱”,深恶痛绝。他在《中国男足打假扫黑任重道远》一文中,大胆、尖锐地挑明,这是“群体性腐败”。当时只有他一人指出这个掩藏很深的要害问题,真是振聋发聩,壮气横天!他针对中国足协一些官员貌似公允,把“拿证据来”当做口头禅,揭示这是捂盖子,保自己,反对反腐败。他预见:“眼前的事情,也许会‘及早了断’,一些人会弹冠相庆,躲过一劫,但这些问题迟早会被国人知晓,因为历史从不偏爱任何人。”事实被他言中,2011年,中国足协东窗事发,几个关键人物站在了被告席上,人们称之为“世纪大审判”。

  他对于舆论的焦点,敢于畅抒己见,匡正谬误,仗义执言。1998年,“马家军”发生了王军霞带领的“胜利大逃亡”,教练马俊仁遭受一些人挞伐和不公正对待,他挥笔写出了《梦见批斗马俊人》《马俊仁何错之有》等文章,为马俊仁辩诬,痛陈对马俊仁不可求全责备,全盘否定。余秋雨文章差错迭出,却鄙视读者指正,拒绝一切批评,以“大师”自居,他接连写出了《文字官司 有比无好》《文坛论事 不可饰非——评余秋雨文史知识差错及其他》《三叹余秋雨》《看余秋雨的含泪表演》《余秋雨错解抗震救灾》等文,以严谨的文笔,指出其文字差错;以深厚的学养,劝其去伪求真;以求实之心,呼唤健康的学风和文风。

  近年,转基因大米问题牵动了舆论的神经,媒体上“两军对垒”,“炮火连天”。靳国君写出了《应重视公众对转基因大米的质疑》,在《黑龙江日报》发表后,人民网、新华网等20多家网站迅速转发。

  他的随笔、散文,也写得饶有意味,别具一格,《西湖听雨》在《人民日报》发表后,被选入北京广播学院《主持人、播音员文字练习手册》、浙江省小学六年级语文教材《语文同步阅读》等,还有一些作品被选入《中国散文大系》等专辑。

  靳国君又是我国传统意义上的文人,退休后,他一如既往,疏于应酬,辛勤笔耕,以真实的声音诉说人间冷暖,民生民瘼。他的内心世界,散发的是紫丁芳香,释放的是赤子情怀。

(雷长风)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