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文家风采
庶民情怀谷南泉
作者:雷长风发布时间:2015-05-28 19:30

    谷南泉是贾士祥写杂文用的笔名,他写杂文以“写平常人,说平常事,讲平常理”为遵循,有一种庶民情怀。

  他是一家省报的社长。属下有一张子报《生活报》,改革开放的产物,为城市居民服务。贾士祥要求他们,报纸除了关注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生老病死的一般报道之外,还要作点思想文化方面的文章,倡导、引领健康的生活方式?。最好是开设个专栏,专发这类文章。

  编辑们说,你的主意好是好,找谁去写呢?你既然有这想法,先写几篇,做个样子。

  他没加思索冒冒失失地就答应了。写了几篇,发表后反应还不错。编辑们趁坡下驴,给他开了个专栏,让他写下去。

  这纯粹是引火烧身。他平时也写写杂文随笔之类的小文,但那是随意的,没人逼迫。写专栏可不行了,不管你是开会办事出差生病,只要你还活着,到时候必得交稿。

  平时,他是政务、编务、事务缠身,还有没完没了的应酬,经常是三更半夜回家。老婆骂他是“吃阳间的饭,干阴间的活”。有了这分差事,又加了个“更”字。实在找不到写稿的时间,他就挤掉朋友间的约会应酬时间,几乎断绝了彼此的来往。久而久之,惹恼了诸多好友,被笑骂调侃“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

  他像个警察似的留心生活中的种种“世象”,又像个农夫似地辛勤耕耘。他去上海,走在大街上有了“内急”,找不到厕所,有一位手举“导厕”牌子的老大爷,领他找到了一个“方便”处,花了一块钱的导厕费,解了?“燃眉之急”,得到了一篇《说厕所》杂文,引发出一个城市管理中普遍存在的“找不到厕所”那样的“人本理念”缺失问题。到省内一个城市采访,在一家“知青饭店”就餐,发现饭店菜谱?的菜名很奇特:番茄肉片叫“造反有理”,猪肉炖粉条叫“革命大字报”,烧牛鞭叫“炮打司令部”,诸如此类,每种菜都冠以与文革相关的名称。他写了一篇《食文化》,其中说:“此情此景,我们这些有过“那个时代”体验的人,都会不寒而栗,食欲顿消。心想:这家店主的“特色创意”,不知是要标新立异呢,还是在留恋往事?文革的遗风遗毒何时才能肃清?”??

  总体上说,他观察事物的视角是“自下而上”的,文字也是低调的,具有“庶民”的特质。他也写官场陋俗,贪污腐败,人性良知这类严肃题目,但在文字表述上却是平和的,舒缓的,找不到酸溜溜、恶叨叨的言辞。

  他不紧不慢地写着他的《世象杂识》专栏,经过三年多的积累,先后结集出版了三本小册子。在为他召开的一次作品研讨会上,作家蒋巍对他的写作风格和不计功利的韧性与耐力,很是赞佩,独出心裁地送给他一副对联:

  纵使十年未将军

  却无一日不拱卒

  他对苏东坡的名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这种对人生世事的喟叹,非常欣赏。他以“古难全”的谐音作笔名,表述对自己人生的定位。著名漫画家方成为他画了一幅“铁拐李”的漫画,题款是“神仙也有却残”,他也十分得意:“神仙”尚有却残,何况我辈庶民乎?写了一篇杂文,抒发感慨。还用这个题款当作了他的《杂文自选集》的书名。

  谷南泉卸任社长职务已经多年,平平静静的过着养老生活。退休之初,他就在自己的书房里,挂出一幅自撰联:

  无职无责无烦恼;

  有书有酒有故交。

  会友喝酒,唱戏看书,写写杂文,成了日常主业。至今,酒量未减,京剧唱功有长进,文章也更加老道,已有7个单行本和一套5卷本的“文集”面世。这正应了蒋巍的那副对联:不为“将军”得胜,只图“拱卒”取乐。

  (雷长风)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