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文家风采
反腐骁将郑殿兴
作者:汪金友发布时间:2015-05-28 19:31

  我们先认识一下郑殿兴:笔名一柽、艾蒿、关尔、甄石等;北京房山七里店人,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工农兵学员);先后就职于北京房山区委宣传部、区司法局和北京市司法局等,干的多是刀笔活儿;退休已八年,仍然笔耕不辍。曾出版《柽柳集》、《艾蒿集》、《昨天的记忆》三部杂文和一部新闻、散文集,并出版《非典型成长》长篇小说一部,先后有50多篇作品获奖。

  郑殿兴的杂文,使用频率颇高的词儿是“反腐”——反腐,是其众多作品中始终贯穿的一条主线。他多年从政,耳濡目染,对官场的一些腐败现象了如指掌。这不仅激发了他疾恶如仇的性格,而且使他能够准确地找到腐败的症结和痛处——只要提笔在手,就能一针见血,入木三分。

  比如,他于1997年12月6日发表在《人民日报》海外版的《依法治“官”》一文,就是在唱响依法治乡、治村、治厂、治校、治路、治水的背景下,对法治建设的偏向,给予的“含蓄”矫正……再如他发表在1997年12月22日《羊城晚报》的《论“公鸡下蛋”》一文,因为及时抨击了“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作假风,而获得该报“创维电视杯大赛”(唯一)一等奖。

  不停留在一般揭批上,更关注治腐的制度、机制建设,是其反腐杂文的一大特色。他发表在2009年第6期《方圆》杂志的杂文《将“晒权力”进行到底》,因其发出的公开官员财产收入的声音极响极烈,既合党心民意,更符这次“鲁迅故里杯廉政杂文大赛”精神,所以又获一等奖殊荣。获此奖时,郑殿兴已退休二年多,可谓“老夫聊发少年狂”了。后来,他的《考释“体制内”思维》,又获北京杂文学会2013年“学会奖”一等奖。

  郑殿兴还遇到一件新鲜事,他的杂文《另一类“校殇”》在《杂文报》发表后,广东梅州市的单道生先生,竟辗转给他寄来千元奖金。这篇杂文,说出了百姓的心声:“先前及现在,有多少见义勇为和反腐败英雄,仍在继续着‘流血又流泪’的‘另类’处境?”显然,是如此不绕圈子的揭示反腐之困,才引来民间的回声与共振。有读者给作者自费发奖,这也是我们杂文的光荣。

  针对相声多年来远离反腐斗争的问题,郑殿兴在《相声的“时弊”》一文里,提出了尖锐批评。这篇杂文在《北京晚报》刊出后,网上很快传来众多“点赞”声……反腐相声在今年央视春晚露面后,他再一次写出《反腐相声,终于露面儿了》,为巩固、扩大反腐成果继续鼓与呼。

  有一次,郑殿兴应邀去参加一位著名杂文家的作品研讨会。接到邀请函的时候,他感觉非常荣幸。可一读其作品,遗憾和失望之感便油然而生了——其中的反腐杂文微乎其微、浅之又浅。于是他直抒己见,说这部选集“可圈可点”处不少,可谓“小百科”。但“对民众关心的反腐败这一‘科’,却少而又少。不能说不是‘缺憾和硬伤’。”。

  我让郑殿兴说几句自己的杂文理念,于是他写下了下面的文字:虽好鼓捣“重杂文”(政治、法治……尤其是反腐题材、主题的),却从不鄙薄“轻杂文”;虽爱投枪、匕首、银针、良药,但对真善美亦不吝啬“鲜花与掌声”。

  如今,杂文领域也是百花齐放。有人写“重杂文”,有人写“轻杂文”,有人歌颂“真善美”,有人抨击“假恶丑”。不管什么样的杂文,只要能够鼎新革故、激浊扬清,就是好杂文。

  由郑殿兴,我想起了电视剧《水浒传》中的《好汉歌》:“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水里火里不回头,风风火火闯九州。”杂文家,都应争当时代的好汉,勇做以杂文反腐的尖兵和骁将。

  (汪金友)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