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文家风采
微言大义张心阳
作者:汪金友发布时间:2015-05-28 19:34

  本来,我们是计划采访张心阳的。因为论功力、论活力、论影响、论名气,他在当代杂文领域中,都属于最活跃最有成就的主力杂文家之一。但没等我们动笔,杨庆春先生就捷足先登,采写了张心阳的风采文章。而且,这篇题为《文如其人"主旋律" ——杂文家张心阳印象》的人物介绍,写的非常精彩,就发表在2014年6月17日的《杂文报》上。

  由此,我想起了了李白题黄鹤楼的两句诗:“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既然“崔颢”已经题诗在上,而且精准绝妙,我们又怎好狗尾续貂?干脆,就引述杨先生的几段原文吧:

  【心阳是京城杂文界公认的“杂坛美男”,朋友聚餐时,常常以此恭维他,他只是一笑,算是谢了。如果你说他的杂文比他本人还要美时,他会笑得更灿烂些。在自我介绍中,心阳总为自己生在“桐城派”故乡而欣慰。

  心阳当初并不是玩笔杆子,而是玩枪杆子。上世纪70年代末,他当新兵时就上了南疆战场。他不想说自己有没有干掉过敌人,但跨出国境在腥风血雨的战场上确实刺刀见红昏天黑地地整整杀了30天。后来给首长当警卫员,破格提干。再后来,又到基层码字去了。

  在基层他考上了大学,毕业后成为某大报编辑。上班时间,他“我手写公心”,“编辑部文章”写得很漂亮;下班后,他就“我手写我心”,一篇篇杂文堂堂皇皇、板板正正、威风凛凛地鱼贯而出,让人读来感觉有灵气、很大气、也很霸气。

  正如许多人都感受到的,他的杂文站立点是比较高的,他不太喜欢那些鸡零狗碎的东西,总是站在人类和历史的高度思考问题。他的东西也深,在许多敏感问题上其看法总是有着常人难以下探的深度。心阳对于杂文理论常有自己的观点,比如“杂文人的眼要向上看”、“杂文也是主旋律”等 。

  他一度下很大功夫研究苏联,拥有一柜子关于苏联的书籍和一套完整的苏联解密档案,以此为题材撰写了几十万字的杂文。其中的《马克思的一个论断》、《官僚化的完美主义者》、《从傻瓜到恺撒》等,都是经典篇章。他是一个不拿一分钱课题费的民间苏联问题研究者,而他的文章的深度往往让拿课题费的人望其项背。】

  杂文家梅桑榆在品读张心阳的新杂文集《从傻瓜到恺撒》时说:“心阳写杂文,站位高且又善于以小见大,文集中的许多优秀篇目,都是从一些人们见惯不惊、视若无睹的小事下笔,然后往深处开掘,往高处升华,卒章之际,常令读者为之叫绝。这颇似经验丰富的地质勘探者,可以从一丛植物或一块石头,发现深埋于地下的矿藏,然后将矿石熔铸成金属。”我觉得,这样的评价很准确,也很到位。

  张心阳有一段话,说的非常深刻,甚可以触及我们每个杂文作者的心灵。他说:“尽管我的职业要求与杂文写作存在一些反差,但这并不意味着二者存在难以协调的矛盾和冲突,当认同的必须认同,当针砭的必须针砭。一味盲目认同和一味盲目针砭,都不合乎科学精神。固执、偏见和傲慢,都容易偏离主旋律。”

  每个杂文作者,都可能遇到这种反差。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所从事的一些事情,又正是个人在杂文中所抨击和反对的。但张心阳所说,杂文是良心,杂文是胸臆,杂文是正义,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既不能盲目认同,也不能盲目针砭。

  张心阳,1959年生于安徽桐城。1979年参加南疆自卫反击战,三次荣立三等功。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从事杂文写作,著有《带毒的亲吻》、《站着说话也腰痛》、《中国杂文百部?张心阳集》等杂文随笔专著。所写杂文几十次获奖,多篇文章入选《中国当代文化书系》、《中国当代杂文二百家》等杂文经典。现任中央某媒体高级编辑,北京杂文学会副秘书长。张心阳的成功,在于他的站位,更在于他的胆识。

  (汪金友)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