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文家风采
擂鼓吹笳杨洪立
作者:汪金友发布时间:2015-05-28 19:35

  几十年来,多次读到杨洪立的杂文,知道他是一位大家和名家,但不知道他是一个从军50年的共和国将军,不知道他曾任《解放军报》副总编辑和安徽省军区副政委。直到去年秋天在北京的一次座谈会上,经李庚辰先生介绍,我才有机会与之热情握手。

  杨洪立在介绍自己的经历时,曾写下这样一段三字诀:农家子,高中生;先种田,后当兵;入机关,主政工;四十载(截止到退休),献军营;有辛劳,无业功;今虽退,心犹雄;为人民,毕其生。

  杨洪立是山东省成武县孙寺镇杨庄村人,1946年1月出生,1965年12月入伍。此后,从战士、干事一直干到副军职,1995年7月晋升少将军衔,2005年退休以后,仍然人闲心不闲,人休笔不休,一如既往地关注着国家和军队的建设与发展,并笔耕不辍。他说:“写杂文,虽属‘副业’,但自己一直是当作一种事业来做。个人的志向,就是一息尚存,笔耕不已,永远为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而擂鼓吹笳。”

  “笳”即胡笳,是古代军中的号角。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曾有过多次“吹笳退敌”的故事。如西晋末年的并州刺史刘琨,当晋阳城被几万匈奴兵包围之时,他组织了一支胡笳乐队,朝着匈奴军营的方向吹起《胡笳五弄》。结果使匈奴军营人心悲凉,纷纷撤去。为此唐代诗人李益如此赞叹边塞的军人:“几处吹笳明月夜,何人倚剑白云天。“

  杨洪立就是这样一个“擂鼓手”和“吹笳手”,无论在位和不在位,他都一直为前线将士摇旗呐喊,并取得了不菲的成就。至今,他已出版了《雄鸡高唱》、《世态拾风》、《戏说财神》、《红飘带的延伸》、《窃火者言》、《风雨凝笔端、《帷中吹笳》等20本专集,在军旅杂文家中,也是为数不多的多产作家之一。

  2013年6月9日,北京市杂文学会与有关单位联合举办了杨洪立作品研讨会。与会者认为,杨洪立的杂文,既秉承了老一辈杂文家的战斗性品格,又坚守了杂文的文学性底线,引经据典,以古证今,将历史知识融入笔端,拓展了文章的思想和艺术境界,使读者从中获得深层的思考和教益。

  细细品味,杨洪立的杂文,确有很多让人拍案叫绝的独特之处。

  其一是针砭与褒扬相融。不仅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而且褒扬歌颂也为杂文,二者常常相互交融,并形成强烈的对比。首先,他的笔锋毫不留情地对准党内和社会上的各种丑恶现象、腐败行为和不正之风。同时,对社会上的各种善举,百姓中的种种善良,闪烁着精神文明的各种好人好事,也都给于点赞和颂扬。

  其二是揭露与说理相间。杨洪立杂文批判的笔触,并未停留在简单的“暴露”上,而是辩证地分析论述,丝丝相扣,入情入理,令人折服。他批判腐败,不忘挖掘其根源,提出治理之途;他批评社会道德滑落,也不忘开出一剂疗救药方。让人在忧虑中看到光明,在困惑中鼓起士气。

  其三是俚语与典故相用。杨洪立勤学苦读,博闻强记,善于运用典籍资料。尤其是当今流传于群众之中的段子、顺口溜。对这些充满理趣,且讽世喻人的经典之句,他总是信手拈来,使作品文情并茂,妙趣盎然。

  杨洪立认为,作为“激浊扬清,革故鼎新”的利器,杂文的本质是战斗的,其作用是批评的,其特色是讽刺的。它揭露的是丑,褒扬的是美;解剖的是恶,流淌的是善;针砭的是伪,展示的是真。作为文学的一种,它骨子里定然是一门美学,一门社会性、人民性更强的美学。因而,杂文是辣文,亦是美文。他的写作理念,就是“遵人民之命,写一家之言”。

  这就是杨洪立,一个率真、耿直、豪爽、意气的汉子,一个冷峻、严肃、血性、坚毅的军人,一个聪明、灵活、博学、广识的杂家。

  (汪金友)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