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文家风采
荡气回肠邵燕祥
作者:汪金友发布时间:2015-05-28 19:38

  当邵燕祥开始写杂文的时候,我们这些人还没有出生呢。他发表的第一篇杂文,叫《由口舌说起》,批评了习惯于飞短流长的社会现象。这时候,是1946年4月。而邵燕祥出生于1933年6月。他发表这篇杂文处女作的时候,还不满13岁,是个小学生。

  从1946年到2015年,是69年。也就是说,邵燕祥写杂文的历史,已接近70年。这在我们全国,也没有几个人能有这样丰富而漫长的创作经历。当之无愧,邵燕祥是当代杂文界的一位泰斗和元老。他对中国杂文的贡献,可谓有目共睹,有口皆碑。

  邵燕祥笔名雁祥、汉野平,原籍浙江绍兴,出生于北平一个普通职员家庭。1945年夏天,从小学进入中学,1948年就学于北平中法大学法文系。解放后在华北大学短期学习后,到新华广播电台(后改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任资料员、编辑、记者。1951年出版第一本诗集《歌唱北京城》,1955年又出版诗集《到远方去》,抒发了新一代建设者的理想,在青年中颇得赞誉。

  1958年,邵燕祥被错划为右派。1959年摘掉右派帽子,但头上依然还有一顶“摘帽右派”的帽子。为此,邵先生在2014年7月出版的《一个戴灰帽子的人》一书中,形容自己是“在历史指派我的狭小缝隙里”艰难求生。“我梦见我变成一条无名的鱼,连同历史的长河一起冻成冰块。”然而,他并没有让历史永远冻结,而是依靠着自己的著作,让“灰帽子”们在蹒跚而行的历史人流中不被淹没。

  错案改正以后,邵燕祥进入了人生的第二个创作高峰。他一边写诗歌一边写杂文,获得了诗歌和杂文的双丰收。先后出版了《含笑向七十年代告别》、《献给历史的情歌》、《在远方》、《如花怒放》、 《迟开的花》、《邵燕祥抒情长诗集》、《赠给十八岁的诗人》、《晨昏随笔》等十几部诗集、诗选和诗评。同时又出版了《蜜和刺》、《忧乐百篇》、《当代杂文选粹·邵燕祥三卷》、《绿灯小集》、《中国杂文百部邵燕祥集》等多部杂文集。

  邵燕祥是中国八九十年代最有代表性的优秀杂文家之一。作为一名诗人杂文家,他在创作中发扬了杂文直面现实人生的优秀传统,为思想解放、为改革开放而呐喊。其杂文作品是情与思、诗与文较完善结合的产物,具有很高的思想价值。他以自己的创作实绩,丰富和推动了当代中国的杂文创作。

  有评论家概括,邵燕祥的杂文,具有以下三个明显特点。

  其一是鲜明的启蒙理性色彩。邵燕祥崇尚真理和理性,他说:“杂文的灵魂是真理的力量,逻辑的力量。”在1980年所写的《切不可巴望“好皇帝”》中,他提出,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好皇帝”再世,“随之而来的就是百分之百的封建主义”。

  其二是强烈的现实针对性。邵燕祥的启蒙理性不是单纯从思想史方面做文章,而是从现实出发,以针砭时弊为目的。他在1987年写的《臣性》一文中,痛心疾首地说:“有愚昧的地方,就有臣性,就有人要过皇帝瘾,也还真有‘臣民’匍匐捧场呢。呜呼!”

  其三是清醒的自我反省意识。邵燕祥的解剖刀,并非一味向着外界和他人,同样也严格的解剖着自己。他认为,杂文作者如果只一味当“手电筒”——光照亮别人,不照自己,只知指手画脚地进行说教,恐怕写杂文将失去读者,做人也将失去朋友。

  我没有见过邵燕祥,但读过他很多的作品。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个有胆有识的杂文家。说他“有胆”,是因为他敢于站在民间立场去披露现实中的假、丑、恶,为普通老百姓鸣不平伸正义。说他“有识”,是因为他比别人更深刻地看到,之所以出现假、丑、恶现象,其背后主要是法制不健全、现代公民意识薄弱。他自己也说,写杂文“胆是先导,识是基础”。

  (汪金友)





联系电话:010-85201310 邮箱:bjrbzw@163.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社320房间 邮编:100734